唱垮柏林圍牆 比爾曼用「兩雙眼」寫詩

音樂和詩歌可說是許多抗爭活動凝聚眾人不可或缺的要素。在柏林圍牆倒塌之際,就有一位東德詩人沃爾夫.比爾曼的詩歌,在圍牆兩邊被傳唱,成為反抗極權的象徵。談到詩,比爾曼生動表示自己有兩雙「詩人之眼」,一雙眼6歲半,另一雙眼則是120歲,「一個人如果有年輕和年老的兩雙眼睛,才能寫出這樣的詩。」

比爾曼近日受台北詩歌節邀請來台,在自傳《唱跨柏林圍牆的傳奇詩人》的新書分享會上,他俏皮的向讀者透露他年僅「6歲半」,「1943年英國人大規模轟炸德國漢堡,4萬人在一夜之間死亡,我的母親艾瑪拖著我躲進下水道,死裡逃生,但我生命的時鐘就在那一刻停下來了。自此我用6歲半孩子的天真眼光看世界,因為天真,才會有這樣的力量。」

經歷德國分裂又統一,82歲的比爾曼一生猶如一部德國近代史。他生於西德的猶太人家庭,父親死於奧斯維辛集中營,母親假裝自己只是無知的工人婦女,將他養大。由於反對納粹,相信共產主義,母親將他送到東德求學,「她告訴我:你要建設共產主義、拯救全人類。你要去拯救你的父親。」

然而這個「紅二代」比爾曼,卻在詩歌音樂展現天賦,成為詩人,詠唱自由之聲。他表示,當時天真的相信共產不必專制,可以在人世間建立一個公平的天堂,因此大力批判頑固不化的東德政府,卻因此被軟禁了11年。1976年,他終於得到允許,到西德科隆演唱,在7千人面前痛快唱了4小時,沒想到唱完卻得知自己被放逐,再也無法回到東德,成為「在德國流亡的德國詩人」。

比爾曼表示,他到46歲那年才終於想清楚,「最壞的民主也比最好的獨裁優越。」他更在詩中寫:「自由女士不會去親吻鐵絲網先生!」他說:「在動盪的時候、大風大浪的時候,不改變是不對的,但這個改變不是出賣自己。德文有一個說法:『能改變自己的人,才是真正對自己忠誠。』」

比爾曼在自傳中表示:「我要當一個好的、忠實的背叛者,我不再在人間尋覓天堂。我寧可跟世界對抗,爭取愛情。活潑地生活,有理由地產生疑惑,有理由地懷著希望。」

中時 許文貞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