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三條線」 廖鴻基海上漂流100小時

台灣四面環海,卻少有作家像廖鴻基一樣與海有如此深厚的羈絆,也正是海洋的力量,讓他突破界限,從極易暈船的「陸地人」變成熟悉水性的「海上人」,甚至達成海上漂流100小時的壯舉,「我從小在花蓮生長,離山海都近,我一直想突破『三條線』:山稜線、海岸線和海平線。想知道在這些界線的另一邊,到底是什麼?」

廖鴻基16日在法蘭克福書展朗讀廣場舉辦座談會,14日出發赴德時,正好接到消息,獲得今年41屆吳三連獎,而前一年的得獎者,正好也是一同參加書展的達悟族海洋作家夏曼.藍波安。

廖鴻基不只是台灣少有的海洋文學作家,寫了24本與海相關的書,也真正在海上生活過,當過討海人。有趣的是,雖然這次是搭飛機到德國法蘭克福,但他其實曾經搭貨運船到德國漢堡,也搭過遠洋漁船到阿根廷。

廖鴻基表示,這些搭乘巨大船隻的經驗,讓他又開始好奇,開啟新的海洋計畫,「我一開始想親手一槳一槳划船,划過台灣沿海。真的划完之後,卻又開始想,如果連划都不划,完全無動力,只靠洋流漂流會如何呢?」於是在2016年,他搭上三乘三平方公尺的塑膠筏,在離岸約20公里處,沿著黑潮從台東往北漂流300多公里,「聽起來很長,但時間才100多個小時而已。」

膠筏上只有一個儲物櫃,廖鴻基就把它當書桌,寫出了《黑潮漂流》,「離開人的生活範圍愈遠,海洋愈乾淨。」100個小時只有獨自一人,在廣袤的海洋漂流,廖鴻基感受到海的神聖力量,「世界變得很安靜,也很大。人很少,關係非常簡單,卻有很多昆蟲、海鳥、飛魚、海豚,經常在船邊出現。」

廖鴻基表示,他曾經是討厭文學、害羞靦腆的少年,長大後卻成為台灣少有的海洋作家,雖然不善於用說的表達,但對海的感情,都寫在書裡,「台灣與海洋相關的產業,例如海運、漁業都相當興盛,為何卻少見與海洋文化?關於海,我能寫的太多,不擔心寫不出來。人是陸地上的動物,害怕海洋是很正常的,但為了求生活的方便,很多人往往看不見海洋,我們必須讓人回頭過來看見海洋。」

中時 許文貞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