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判死刑後 陪審員的創傷症候

如果能夠賦予權利,讓你決定每個罪犯是生是死,你會怎麼做?每個美國公民皆有陪審員義務,平凡的家庭主婦琳蒂,與十一位陪審員,便一同決定將奪去兩人性命的殺人犯巴比,給予死刑的判決。然而琳蒂在做出決定後,卻因這樣的判決,積累了憂鬱情緒二十年。在紀錄片《陪審員二號》中,開始了拜訪每位陪審員的旅程,尋求當年的「正確解答」。

法國導演弗洛朗‧瓦索爾特(Florent Vassault)跟著琳蒂的腳步,走訪了每一場陪審員對死刑的論辯,並向外媒表示,在決定拍攝紀錄片初期,琳蒂正面臨喪夫之痛,卻仍堅持要持續計畫,認為這會改變她的人生。並提及「在美國討論死刑議題,通常人們會問『你相信死刑嗎?』這似乎與宗教有些許關聯,如果廢除死刑,就會破壞他們無所不在的宗教社會。」

琳蒂表示,巴比的審判是在1994年以前,對於殺人犯,她毫不猶豫地確定「死刑」是一種正義的懲罰,但當她聽著陪審團主席宣布陪審團意見,一一唱名陪審員的名字時,卻開始驚慌失措、放聲大哭,「在那天之後,我變得易怒、焦慮、逃避社交,我知道我完完全全改變了,你沒辦法在殺死某人後,回家繼續洗碗。」

兒女長大、丈夫逝去,琳蒂卻仍停留在審判原地,更選擇向尚未執行死刑的巴比尋求原諒,甚至與巴比成為了朋友,直至巴比死亡後,琳蒂仍保留了巴比所有的物品及信件。被旁人認為走火入魔的琳蒂,拜訪陪審員的過程也不盡理想,並不是所有人都與她一樣,敏感且牢記當天的所有細節,有一名陪審員更直言「巴比已經死了,那妳這麼做的目的是甚麼?」使她深深受挫。

但也有一些人與琳蒂一樣,反覆思索當年的決定。琳蒂表示,這讓她非常高興,自己不是只有一個人,「我們的感覺是對這種可怕情況的正常反應,有四名陪審員向我說,他們永遠不會再參加死刑案的審判。」

琳蒂表示,自己並非反對死刑,而是認為應建立更完善的機制。一名陪審員的女兒向她說,知道了這些故事,她永遠不會判任何人死刑,讓琳蒂深感啟發性,「我已經與我的孫女討論死刑,我希望陪審員應該考慮每種情況,不僅僅是假設有人殺人,就該被判處死刑,大眾應更洞悉司法系統,且為陪審員設立輔導機制。」

《陪審員二號》將於10月19日、11月9日於「殺人影展」中播出。

中時 王寶兒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