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妻IPAD跳出「大仁哥」「小狼狗」 綠光夫驚呆

空姐妻經常不在家,還與暱稱「我的大仁哥」男子有親密對話。(示意圖,達志影像/shutterstock提供)

北市一名男子C,其空姐妻明明一個月有10天休假,卻常藉口加班鮮少在家。某日兩人孩子使用空姐IPAD,跳出暱稱「我的大仁哥」的對話,這名「大仁哥」還自稱是「小狼狗」,C男逼問下才知,空姐妻說加班,其實是跑去「大仁哥」家。C男悲憤將「大仁哥」告上法院求償100萬元,台北地院判賠10萬元。

根據判決書,C男與空姐妻育有2名未成年子女,原本家庭美滿,但去年初起,空姐妻卻變了,明明每月有10天休假,卻屢屢以加班為由很少在家,與C男與2名子女關係日漸疏離。

直到5月某日,孩子使用空姐妻的IPAD,跳出一個暱稱「我的大仁哥」的對話,空姐妻以「大仁哥」、「寶貝」稱呼對方,對方則自稱是「小狼狗」,對話包括「我的大仁哥:我是小狼狗欸、只能聽話、不然人不疼」、「空姐:幹嘛這樣說、那你有也是我最喜歡的那隻、哈哈哈」、「我的大仁哥:有不管精神虐待還是肉體虐待妳都做的很好」。

兩人也談論到空姐老公:「我的大仁哥:喔喔喔喔、陪妳老公去啊」、「空姐:很久沒跟在他旁邊啊、等一下他起疑心」、「我的大仁哥:哈哈哈哈、我是他我早就懷疑到爆炸」、「空姐:哈哈哈、他好像沒你聰明、你明天忙嗎?」。

空姐辯稱與「大仁哥」認識15年以上,因為交情非常好,所以講話就沒有分寸、愛開玩笑,否認與他發生外遇或同居。

台北地院法官認為,從兩人對話紀錄可知,空姐確有至被告家中同居之事實,兩人間的訊息內容,顯已逾越通常社交禮節範疇,侵害C男配偶權;綜合雙方身份、地位、經濟狀況及其他各種情形,判大仁哥需賠人夫10萬元。

(中時電子報)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