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評》滿口外行話的「超級情報員」 企圖干涉台灣大選

外電媒體大幅報導,一名大陸間諜王立強在香港、台灣、澳洲進行間諜任務的作為,包括在2018年韓國瑜選高雄市長,曾提供高達2000萬人民幣等。王立強說的與做的,都是情報外行,他絕不可能是專業情報員。整部戲,一看就知是假,是西方情治單位操作的,背後有其政治目的。

首先,就情報機關運作言,為求保密,區隔的很情楚,而且都是單線運作,最忌諱橫向交錯。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情報機關,會把台灣、香港與澳洲3個不同地區,歸由一個情報部門負責。美國CIA不會,台灣亦然,大陸更不會,怎麼可能讓一位年齡僅28歲的人,同時參與這3大區域的情報工作,而且知道這麼多事,這完全違反情報作業最基本的ABC。

我軍情局當年派情報員到香港與大陸,也是各自運作,派去澳洲的又是另套人馬,不可能有任何1個情報員,同時知道這3個地區,還是最近幾年的所有重要情報作為。沒有國家會這樣做情報的,太外行了。

再者,王力強只有28歲,卻經手上億情報經費,照其說法,僅收買台媒可能就經手超過60億元;小小年紀,竟如此神通廣大,短短幾年累積別人數十年也無法成就的情報事業。如此輝煌戰功,即使載笠再世,恐怕也得甘拜下風。問題是,有這可能嗎?果若這麼重要的情報員,大陸不營救?不和澳洲談判?就任其在西方媒體曝光?當然不是,王力強根本是在吹牛。

此外,大陸情治機關複雜,黨政軍都有情報系統,國安、解放軍、公安等都有情治單位;王立強自稱曾工作於大陸總參謀部所屬的香港中資公司。這是軍方情治系統,根據前軍情局副局長翁衍慶中將所著《中共情報組織與間諜活動》,大陸軍方的總參二部是其軍事情報首要機關,如果真如王立強所言是位專業情報員,怎會讓他去澳洲探望妻小,還能待上好幾個月?相信長期和大陸總參二部交手較勁的我國安局與軍情局,也是一笑置之。

當然,王立強與大陸情治外圍單位有所勾連是有可能的,這不能完全排除。另有一種可能,王立強是想辦法接觸西方情治單位,或是被其吸收,王立強吹牛的內容,是西方情治單位情蒐的資料,其中,有真有假,而且故意摻雜攪亂,還會刻意布好局。簡單說,王立強說的話,是被教出來的,是西方情治單位為達其政治目的所做的反情報作為。

民進黨去年九合一敗選,是蔡政府執政失民心,是國人用選票教訓民進黨。王立強那有這種本事,有什麼功好居,而且說的與做的全違反情報專業。問題是,大陸介入選舉或紅媒話題,有利民進黨凝聚其支持者,蔡政府才不會拆穿這場戲。

值得國民黨注意的是,西方情治單位這次操作時機相當精準,如此精準的反情報作為操作,如果只是精心布局的一環,若是在投票前一周或前一天,蔡政府說大陸介入台灣選舉的人抓到了,在野黨又該如何因應。

從王立強事件可以看出,西方情治單位介人台灣選舉已是進行式。事實上,台灣的民主選舉,不管是中國或美國都想影響,但國人早有共識,做主的是我們自己。

中時 呂昭隆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