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扮女裝 搬演現代《毛皮瑪麗》

作品充斥奇異色彩的已故日本藝術家寺山修司,在保守的1967年,推出大膽而充斥LGBT色彩的作品《毛皮瑪麗》,描述一位男扮女裝的同志瑪麗,養育沒有血緣的兒子,以充滿情慾、裸露的故事情節,大大挑戰了當時保守的日本社會。曉劇場日前將這部大膽的作品搬上舞台,演繹出現代瑪麗。

導演鐘伯淵表示,《毛皮瑪麗》推出的時空背景,與原作故事中的設定相互呼應。如故事中的養子欣也,是瑪麗的仇人之子,瑪麗將欣也養育為女孩的生活,視為對仇人報復的方式,欣也只得仰賴瑪麗的撫育成長至今,足不出戶多年,在瑪麗的鼻息下生活。「這就像是隱喻當時二戰後的日本,只能依靠美國生存一樣。」

鐘伯淵透露,為了讓劇本更符合現代,也加入了不少改編,如瑪麗在同志電影院中,勾搭其他男人回家的橋段,便以「聊天軟體」作為替代,「同志電影院是很多國家的特殊文化,同志在漆黑的電影院偷偷勾手、親嘴,但台灣沒有,我們就想到了聊天軟體。你可能不知道對方性別到底是甚麼,就能依靠聊天而被對方吸引,我覺得這也更符合瑪麗的形象,她是一個會讓人覺得有趣的人,而不單單只是個扮女裝的男同志。」

《毛皮瑪麗》中,瑪麗與其養子的複雜關係也是劇作的重頭戲。鐘伯淵指出,《毛皮瑪麗》迷人之處便在於角色的真假話難辨,身為男人的瑪麗究竟有沒有辦法詮釋母親的角色、養子在得知瑪麗養育他的理由時,究竟能不能維持母子的關係,都值得令觀眾玩味,也可以思考究竟母子之情是否存在。

除了擔任導演外,鐘伯淵也是飾演瑪麗的重要角色,毫不扭捏的擺弄柔媚姿態,時而陽剛、時而嬌氣,泛著難辨雄雌的妖異豔麗,更在劇中大膽挑戰情慾戲碼。鐘伯淵表示,寺山修司的劇作在日本首演時,因過於大膽而造成不小的爭議,但卻也票房奇佳,不斷傳演至今。

鐘伯淵表示,正值去年通過同性婚姻法,劇本的製程也是冥冥之中的緣分,在2016年開始執行計畫時,只是覺得很好玩,但隨著公投的發展,或是整個亞洲政局的動盪,都像是當年的日本氛圍,非常不可思議。

《毛皮瑪麗》在11月29日至12月1日,將於台灣戲曲中心演出。

中時 王寶兒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