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時代該省思 陳啟川傳統攝影中的抓拍美學

每一個畫面都是一個美麗故事,在快門按下之前,是透過攝影者的觀察與智慧。12月14、15兩日於高雄舉行的「2019 影像學術論壇一從陳啟川先生攝影美學出發」論壇邀請了國內外許多攝影及藝術相關領域的專家學者,從「考掘攝影源流的要件」、「陳啟川攝影作品的時代意義與跨時代價值」、「『影起風華』:試論陳啟川先生攝影藝術的人文觀點與影像美學」、「國家級美術館攝影作品之典藏維護」、「臺灣早期至近代攝影作品的保存與修護」、「多媒體訊號處理運用於數位典藏及相關研究」、「高雄當代攝影的發展脈絡」、「攝影的生命在照片 – 類比與數位的融合」等題目試論攝影的發展脈絡與未來性,並探究攝影美學。

陳啟川先生文教基金會自 1991 年創立以來,一直延續創辦人陳啟川先生對文化、 教育、藝術、體育及照顧弱勢方面的重視,協助並擧辦相關面向的活動。基金會大約典藏了陳啟川先生一萬多張的照片及底片,不僅是基金會重要的資產,更是台灣攝影史上重要的文化財,自 2016 年起,由基金會的董事長特助陳建潤先生及藝術顧問林富莉小姐開始著手規畫,關於這些作品的整理、爬梳及研究,逐步地向世人展現其風采。陳啟川先生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陳田圃在開幕致詞中提到,「2017 年特地邀請崑山科技大學黃文勇副教授整理研究,作品參與了 2018 年的高雄攝影節展出,今年更帶領團隊規劃籌辦了『2019 影像學術論壇一從陳啟川先生攝影美學出發』,希望能喚起更多的攝影的愛好者投入攝影的創作及研究, 僅代表基金會感謝所有參與的工作團隊以及與會的貴賓。」

「我們似乎可以辨識出在陳啟川的許多攝影作品中的社會主義關懷,也展現了某種政治實踐的視角……具有一種社會介入以及文化實踐的特質。」臺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研究所博士班副教授陳泓易在論壇中如此形容陳啟川的作品。而大部分的人,所認知的陳啟川先生是曾任高雄市長等職的政治家及企業家,卻鮮少人知道陳啟川更是一位優秀的攝影家。陳啟川在日本就學期間就愛上攝影,加入攝影社團研習寫真技術,開啟了他對攝影藝術的愛好,成為他追求藝術的志業 。崑山科技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所副教授黃文勇在論壇中,就歷史角度、人文底蘊、美學思維三個不同的面向進行爬梳與詮釋,再現陳啟川的影像,並論述其影像觀點與美學意涵。認為:「啟川先生身處的年代,正是台灣處於社會衝突、動盪的「大時代」。歷經日治時期、國民黨轉進台灣、二二八事件、台灣光復,見證了台灣在制度轉變的過渡、衝突以及最為混亂的社會現象。然而,觀看啟川先生的影像作品卻是平淡的和諧,是消弭大時代的動盪與不安之後,將個人的情感轉移到攝影創作的投射與隱喻,進入到一種如文人畫對「心像世界」造景的狀態,關守在攝影藝術的世界之中,苦守在寂靜的觀察,醞釀出一種獨特「凝視」與「觀照」的視野,以及對「決定性瞬間」泰然處之掌握的影像美學,脫離沙龍式的唯美與矯情。」

參與此論壇與談的游本寬教授更是提出當今攝影教學應與時俱進,並該從傳統及當代攝影中引導年輕學子能透過影像創作去思考與辯證,並期許當代攝影能回歸到日常中的快拍(SNAP SHOT)。參與論壇的黃明川導演,更是從此次主視覺陳啟川《看雲》作品中語重心長地提出「抓拍美學」當時作者在政治情況不是那麼開朗時刻,拍攝下左邊運用雲朵留白,一群人手插著腰觀看著遠方,他們看似看雲,其實不知在觀看著遠方的什麼明顯物件。黃明川試著解釋這張照片拍攝當下,原本當時時空背景,大多被攝者面對鏡頭是立正姿勢,陳啟川卻抓拍到這群觀看者一派輕鬆樣手插著腰看著遠方的背影,他試圖拋出讀者觀看照片時,不僅只是針對照片的外表,更應該探討作者拍下照片的動機。

論壇第二天,議題轉到《高雄當代攝影的發展脈絡》,與談的高雄在地攝影家楊順發,開宗明義地說陳啟川的作品在「2018年高雄攝影節」展出,是最重要的高雄攝影資產曝光,崑山科技大學藝術中心主任邱國峻則以已故前高美館館長李俊賢作品談起,他表述著李俊賢是高雄當代攝影的先驅更是推手,他作品《台灣計畫》慣用在地的地景為創作主題充斥著濃濃的「土地感」,作品常表述著高雄特有的重工業文化及台灣特有的民俗文化,一切作品創作都以自身生長的土地為創作驅動力。「李俊賢以他一生堅持其在地精神的創作主軸;在他早期《台灣計畫》的系列,結合攝影與繪畫,雖然題材不限於高雄,卻對當時西方藝術思潮尚未熟悉的高雄攝影,帶來啟發;而無論是在攝影中畫上顏料,還是在繪畫中,貼入照片,都可看出他企圖對於其所再現的被攝(畫)對象,表達自己的觀點或情感。」影響了高雄當代攝影的發展樣貌,邱國峻如此形容。

論壇最後特地邀請遠從日本、專注在用大型相機(8×10英吋大底片)創作的的攝影大師原直久來台針對《攝影的生命在原作-類比與數位的融合》為題。原直久不諱言指出數位的確帶給他許多方便性,但他依然堅守傳統攝影樂此不彼,至今為止都沒有改變這種創作模式的堅持。引言的高雄美術館館長李玉玲拋出「為何面對歐洲當代的一些物件及建築引不起拍攝動機,反而作品中常出現台灣及亞洲的一些城市?」

「隨著年紀漸漸增長,也將拍攝焦點漸漸轉為即將消失的東西,來勉勵自己該留下什麼給後人」原直久這樣回應著。李玉玲讚嘆著原直久的創作精神「慢慢的感受腳下踏過的每一片土地,準備、構圖、拍攝、成像……不疾不徐地將眼前即將消失的影像慢慢地拍下」。這時李玉玲再度提起陳啟川的攝影風格「抓拍美學」,樸實且不浮誇。「原直久50年拍下了1萬5千張照片,現下數位攝影,攝影者不到一年可以按了近20萬張快門……」數位與底片不一樣的地方在於拍照的「時間感」,一個慢慢的觀察拍攝並思考想要留下什麼,一個急著快速的成像,漫無目的的拍攝,李玉玲感嘆著數位科技的快速……

一天半的論壇在緊湊的時光結束,最後由陳啟川先生文教基金會董事長特助同時也是本次的研討會的總召集人陳建潤先生致謝詞表示:「本次的研討會籌畫將近一年的時間,透過各位專家學者豐富內容的研討,相信各位與會的來賓都有滿滿的收穫。陳啟川先生文教基金會,之後還會陸續舉辦攝影藝術相關活動,同時,長期贊助高雄藝文活動的發展,相關資訊會在基金會的臉書公告。最後,讓我們一起期待為高雄這個城市帶來更有藝術氣息及美好的未來!」

中時 鄧博仁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