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師孟約詢法官 劍青檢改:恫嚇干預司法

監委陳師孟擬約詢判決馬英九洩密案無罪的台北地院法官唐玥,引發法界大反彈!檢改團體「劍青檢改」今發表聲明表達極度憂心與憤怒,並強烈抗議陳師孟違背憲法份際、恫嚇干預司法。

劍青檢改說,陳濫用監察權,侵害司法核心領域之違憲行為,已非首見,該會曾在去年公開籲請陳,務必謹守憲法權力分立之分際,如今又見陳罔顧輿論反彈、踩踏憲法紅線舉措,深表遺憾,並強烈抗議。

司法院與監察院同屬憲法機關,各有其憲法上職權,無高低之分,若個別監察委員假借「糾舉、彈劾公務員職務上違法」之名,公然介入法院對司法個案心證判斷,無異使監察院成為「第四審」之太上終極法院。

司法獨立是民主基石,監院並非「第四審」,過去已經定讞之案件,如要翻案,亦應循法律所賦予之再審或非常上訴程序。

何況,憲法規定法官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法官法也規定,適用法律之見解,不得據為法官個案評鑑之事由。裁判見解是否正確,固可受人民公評,但心證的形成與法律見解是裁判權的核心,是憲法及法律對法官獨立審判的要求。

監委動輒以調查法官認事用法的心證為由,約談案件的承辦法官,將不僅是毫無節制的濫行擴張監察權,違背憲法權力分立的要求。更嚴重的是,日後一旦有裁判結果不合於總統所任命監委之意,監委即可透過手中之監察權,恫嚇性地介入、影響或變更法院之決定,或對案件審理中的承辦法官形塑寒蟬、壓迫,一遇敏感之政治案件或監察委員個人「關心」案件,監察權即成為特定人士、政黨利益介入司法之最佳利器,將是對司法獨立的最大傷害。

但陳竟赤裸裸地再度在國人面前濫使監察權,公然施以約談手段,恫嚇全國法官,如此侵害司法獨立、藐視憲法界限之惡行,劍青檢改表示強烈抗議。

劍青檢改再次呼籲監委應自我克制,切莫逾越憲法分際,為我國僅殘剩一絲氣息的司法獨立、憲法尊嚴,留下最後喘息的餘地。

中時 陳志賢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