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首場電視政見發表會第二輪申論全文

總統候選人蔡英文首場電視政見發表會第二輪申論全文:

謝謝主持人,剛才我也仔細的聆聽韓國瑜市長的發言,那我聽到的都是他以前一講再講,講過很多次的事情,這些我們都已經解釋過,可是韓先生的慣例是他講了他從來不聽解釋的,而且他的指控很多都是沒有根據的,很多都是沒有在一個合理的經濟基礎上去解釋的。

沒有錯,台灣的經濟跟其他的國家一樣,受到全世界美中貿易衝突的影響,但是我們在全體國家受到衝擊的情況下,我們依然表現得最好,這就是我們的能力。而且不但表現得最好,而且讓很多的外商、台商對台灣有信心,都進來投資了。超過七千多億的台商返台投資是真真實實地存在,跟匯款這件事是兩回事。

如果韓國瑜先生要拿匯款來當作有沒有投資,那就太外行了。另外,他又說有三萬家公司關起來,這金管會主委也解釋過了,這三萬家是因為我們做洗錢防制的問題,這些都是殭屍公司,也就是沒有用的公司,被勒令關起來。像這些事情,不明就裡拿來當作攻擊的工具,我想不是一個做總統候選人應該有的態度。

那麼在第二輪我想談一談,剛才我們宋主席講的兩岸、外交還有主權的事情。當前的國際政治情勢確實很複雜,那國際經濟也進入到新的變局。總統必須要有國際的視野,提前為變局來做準備,也能帶領國家在變局中穩健地前進。但是一個總統是不可以信口開河的,總統的每一句話都很重要,如果不重視承諾、信口開河,台灣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負責任、守信用的國際形象就會被破壞。

所以很多的選民對我們韓市長有很大的疑慮。就是韓市長常常今天說了一件事,明天就把它否認掉了,而且他的立場常常是曖昧的,沒有守住國家基本立場的決心,比如說今年初中國政府提出來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全台灣的人都在議論紛紛之餘,韓市長卻到香港去訪問,進入中聯辦,強化一國兩制的氛圍。

這幾年來,國民黨不論在朝、在野,對中國進逼是處處退讓,加上香港民主抗爭的議題上,國民黨也選擇模糊以對,包括韓市長都模糊以對。

這次不分區的提名更讓人民感到不安,這就是台灣的年輕人為什麼有亡國感的原因,如果你不知道這些原因,還當作是政治炒作,那就是真的不曉得這個國家的人在想什麼。

作為總統,也必須要在變局當中確保國家利益,美中的矛盾持續升高,台灣必須要依照自己國家的利益做出正確的選擇,中國節節進逼,挑戰是嚴峻的,戰略模糊的可能性是越來越低,一個國家領導人的選擇,也必須基於是國家的利益,身為國家的領導人,必須捍衛台灣的主權跟民主自由,我們跟主流的國際社會在一起,不是因為個人的偏好,而是因為這是基於國家利益跟價值理念的必然選擇,沒有模糊,或者是猶豫的空間。

兩岸問題上,我處理的方式很清楚,我們遇到壓力不屈服、得到支持不冒進,撐住台灣的主權、穩住兩岸的情勢,同時贏得國際的肯定。台灣在西太平洋的戰略是處於第一線,經過三年多的努力,已經成為全世界公認,亞太地區最穩定、最值得信任的民主夥伴。

但是中國對台灣持續的進行武力的威脅、經濟的吸納,還有外交的打壓以及社會的滲透,今年1月還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香港的情況,讓我們大家都很清楚看到,民主和威權是衝突的,這兩個制度不可能共存在一個國家。

台灣絕對不可能接受一國兩制,這一點我的立場比誰都還要清楚。為了保護國家主權,對一國兩制說不,我們必須強化自己的實力。

因此在過去三年多來,我們和理念相近國家積極合作,強化台灣自我防衛的能力。這三年多來,台美關係是史上最好的狀態,台日關係比以前更好,對歐關係也顯著成長,各國支持台灣加入國際組織的聲量創下歷史新高。同時,我們致力於加強和全球經濟的連結,新南向政策的開展,國際重要經貿夥伴的合作關係提升,我們都看到了初步的成果。

我們也努力強化台灣自我防衛能力,也逐年增加我們的國防預算,除了必要軍購,國機國造、國艦國造計畫都也已經在進行。歷任總統都想做,但都沒有做到的潛艦,在我的任內也開始建造。同時我們提高軍人待遇,部隊裝備的改善,讓國軍更有尊嚴、戰力。我雖然沒有當過兵,但自從有民選總統以來,我比任何總統都重視國防。

守護主權、保護國家,最重要的是,人民有沒有團結,而團結的前提是對現在的情勢有共同的認識。這裡有四個認知,要請韓國瑜先生特別注意。

第一個認知是,我們要理解破壞台海現狀的是中國。全世界都知道,片面改變台海現狀的是中國不是台灣,中國正在崛起,試圖改變世界的秩序。很多的民主國家對這個現象都充滿戒心。

第二個認知是,要知道中國利用九二共識正在掏空中華民國。我知道在台灣還有人沒有感受到局勢變化,還想用虛幻的九二共識,扈從在對岸壓力之下,中國操縱之下。他們所認定的九二共識中,一中是越來越大,各表是越來越小,甚至沒有空間。中華民國在這個過程中,正在被掏空。

第三個認知是,我們不能以主權交換短期的經濟利益。我們樂見兩岸關係、良性互動,我們也從未緊縮過兩岸的正常互動,但是身為中華民國總統,我不能拿主權來交換短期經濟利益,我也不能拿主權來交換經濟的發展,或是外交的空間,都不能拿主權來交換。

第四個認知是,我們要警覺到中國正在全面的滲透、分化台灣的社會。透過這些經驗看出來,中國會運用假訊息,統戰、滲透、各式各樣的手法,擴大對台灣社會的影響。近期我們看到幾個共諜案,甚至於是退役的、現役的軍人網絡的滲透,甚至有退將涉案,都引起國內高度的重視,我們要建構一個國家安全網,確實是一個非常非常要緊的事情,也有時間上很大的壓力。我們推出了國安五法,反滲透法,將是我們國安安全網的最後一個拼圖。

未來,我們將繼續在國際上強化價值連結,以勇氣、負責、互惠互利的台灣模式,來加強和理念相近的國家之間的連結,還有和友邦全面性的合作。未來四年,我也會繼續凝聚國人,對所處的情勢的共同認知,促成團結,有共同的認知才不會被分化,失去了立場。有共同的認知,才會團結。中國最害怕的是台灣人的團結,中國最害怕的是台灣的民主,中國最害怕的是台灣的壯大,三年多來我所做的一切,以及未來四年多,都是為了讓台灣能夠更團結,更民主、更壯大。面對激烈的變局,只有堅定立場、強化國力、團結台灣,才能夠獲得更廣泛的國際支持,讓國家在穩定中前進。

在這裡,我要問韓先生一個問題,也就是說,他兩次評論新南向政策,一次說「瑪麗亞變英文老師」,一次說「鳳凰走了來了一堆雞」,這些歧視性的文字、言語引起了移工跟新住民甚至外國代表處的抗議,你有沒有警覺到,一個總統候選人講話,如果隨便說說,這是一個很危險的事情。

中時 崔慈悌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