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憶小燈泡 王婉諭PO文淚揭參選原因

小燈泡案於昨(24)日在高院進行更一審最後審理程序,王婉諭當庭淚崩,她說為了避免凶手再犯、讓其他小孩平安長大,希望法官將王景玉判死。庭末審判長諭知全案辯結明年1月21日宣判。這是立場偏向挺廢死的王婉諭,首次以媽媽的心情公開請求判死。

今(25)日凌晨,王婉諭於自己的臉書上寫下了哀悼女兒的長文,她也在內文中揭露面對兇手與司法的荒謬,心中有多麼無力與憤怒。

若不是律師提,我竟沒意識到今晚是平安夜。

忙碌的日子,讓我幾乎忘了這個我最愛的節日之一,總是感覺平安、喜悅、溫暖的日子。

很多人說,不知道為什麼我能夠這樣堅強,而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堅強。每每談到這個永遠的遺憾,還是痛徹心扉、淚流滿面。

開庭,對我來說,一直都是一件很艱難的事。

我們真的很幸運,一直有律師們的情義相挺,大多數的時候,我們委由他們出庭,我們大概就跟著結辯的步調出庭。

今天,更一審結辯,又再次踏入法庭,即便已經三年多快四年,我還是脆弱到不行。

光是在走廊上,聽到被告腳鍊敲地的步伐聲,我就幾乎止不住淚。果然,從一開庭,就忍不住一直哭一直哭。

這仍是無止盡的思念,我真的好想你。

我實在好佩服、也好心疼,每一庭都必須親自出庭的被害人。每一次開庭對我,都是艱辛到耗盡了心力。

我本來以為這一審應該會好一點,結果還是哭到連庭外聲明看稿時都看不清楚、念不清楚,哭太多,結果也換來一個頭痛欲裂,晚上也因此很抱歉地取消了掃夜市拜票的行程。

我的團隊夥伴,今天陪著坐在旁聽席上,第一次到法庭,第一次接觸到司法的他們,崩潰了。

「我們的司法、我們的法庭也太荒謬了吧?」

對,就是這樣!過去我也不理解,為什麼會有被害人會從政;而過去,我的人生中從來也沒有從政這個規劃。

但就是在這些年,跟政治人物、跟政府體系幾經接觸後,我的心情,大概是從覺得荒謬、到無奈、再到憤怒…

這樣的憤怒,也成了我最後決定跳入選戰的原因之一。

對於量刑意見,我還是覺得好困難。

作為一個受害人,我真的無法接受任何一點再發的風險,不論是在我,或是其他人身上。

但同時,作為一個教育者,我真的會忍不住換位自問,如果我在那樣的環境下長大,我能長得比他好嗎?我真的不知道。

但我知道,就算判一百個死刑,也減少不了我一絲一毫的悲傷與思念。

我還是,好想你❤️

中時電子報 吳侑縈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