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滲透法 何思慎痛批:民進黨不要太靠勢

前副總統呂秀蓮今在臉書直播節目以「荒腔走板的民主:芒果乾與國家安全」為題邀請輔大教授何思慎對談;何痛批反滲透法草案是「空白授權」;民進黨不會永遠執政,不要「太靠勢」,這個法是賦予執政者是可以界定紅線的地方,未來紅線就是執政者在心中那把尺。

呂秀蓮批評反滲頭法草案條文寫的不清楚說,所有法律條文要非常明確,不僅要法官看得懂,百姓也要看得懂才會知道什麼是違法,「笑死,這法怎麼去遵守」。

何思慎說,如果蔡總統帶領國家帶領了四年,還把國家帶到有亡國的危機,怎麼可以在選舉時話還講那麼大聲,「你不是說,選了蔡英文就可以給台灣安全、就台灣主權沒有問題,四年前人民給了你這樣一個機會,但四年下來你挑戰連任時,就大賣亡國感」,所以這可以證明,四年執政不論哪一邊選民都有共同的不確定感,你四年執政沒有做到你給我們的承諾,顯然是豪洨。」

對於反滲透法,呂秀蓮說,總統說限期通過,就好像一個重大刑案要限期破案一樣,總統為何可以公開命令立法院何時要通過什麼法案,為何全台灣很少有憲法學者公開指責?

何說,這個法律定得很空洞,國家需要安全這是藍綠都有共識,具體作法怎麼做,是否可以急就章?急著在這時刻通過這個令老百姓非常不安的空白授權,應該在法律上要有明確觸法行為,要讓老百姓避免被司法不當干擾。

他說,不是反對這個法就是幫中共講話,或是跟中共同一鼻子出氣,或是貼上紅標籤或是北京代理人,現在應該在中華民國體制下,應如何完善我們的法律。

呂秀蓮說,台灣是五權憲法國家,全世界應該沒有國家的總統敢公開命令、指揮國會要立什麼樣的法,且還有限期,希望總統不要再越權了;最近也看到監委要去約談法官、立法院趕快修法把考試委員降低那麼多,「我忽然感覺到若再這樣下去,我們的憲政體制會會混亂」。

她說,這麼重要的事行政院沒版本,每個法令的主管機關,卻陸委會不願承擔責任、法務部閃在一邊,結果現在要審議版本竟然沒有主管單位,將來就是可函送或移送到司法機關,這會造成非常嚴重問題。

她說,學法律的都知道罪刑法定主義,條文裡面卻用一大堆含糊其詞其詞形容,「我曾是國民黨判十二年徒刑的叛亂犯,今天會站在這立場反對民進黨立反滲透法就是,法律不能太輕率不能太含糊,我們要抓的是真正的共諜,不是抓假間諜,這法很容易造成更多冤錯假案這才是問題關鍵」。

何說,這裡面的用語都沒有法律定義,這才危險,會對台灣內部團結造成負面影響,很多人就可以隨意興訟,檢察官是否會嚴謹的罪刑法定主義去做裁判,很多老百姓會避免麻煩,因為不知道紅線在哪,兩岸正常交流一定會受到影響;民進黨執政時,也不改台灣過去跟大陸之間的經濟關係,一年有八百多億的出超來自中國大陸,台灣的企業家在大陸傑出表現,也支撐台灣經濟,未來台商很擔心,這樣的法會不會誤踩法律紅線或被人構陷。

呂說,照民進黨版本,台商第一個會很緊張,民代到兩岸交流也很危險,宗教界也反彈,因為現在宗教交流頻繁、學術交流、老師外聘、學生短暫留學等,這很嚴重,正常交流要保護,若條文定的不清楚,任何人都可能犯罪,牽涉一堆形容詞,不少跟很多法重疊,提出這條文的人或單位,文字歷練不夠。「我們反對草率、倉促、總統的立法」。

何說,未來去兩岸交流變成要執政者同意或授權,民進黨現在把兩岸關係做得很壞,幾乎不跟大陸做有意義的溝通,弄這個法後,未來不管藍綠避免麻煩,就不敢跟大陸交流,要交流一定要拿政府的令牌,這樣未來對兩岸交會有負面影響。

呂秀蓮說,目前版本硬要通過,政治上將加深跟北京敵對關係,經濟上阻礙兩岸合法經貿」文化交流,已經快要投票,現在拼了命要通過,有很多人不滿意,1月11日很多人民意基礎就要消失,蔡總統為何不能等新國會誕生有新思維。

何說,新會期在兩個月後開議,這兩個月國家安全會有重大危機媽?要急著這個法通過,你不是說你民調大幅領先?連你自己都相信贏很多,就勇敢通過民意再授權,再來通過這個法,讓這個法更具有正當性,「若你選舉大輸呢?民進黨沒過半,那你立的這個法有何正當性?」

呂秀蓮說,民進黨因為現在總統必須連任,國會是否能過半沒信心,才會想急著過,但看到這幾天各界反彈,蔡輔選團隊要三思,「你的粉絲者一定支持你,但不要忘了中間選民、台商等真正會滲透台灣人數不多,因為法律含糊其辭受牽連者突然同仇敵愾起來,這對選情有什麼好處?」

何說,吃緊打破碗選舉前十天操作,民進黨應有選舉考量,但不要認為年輕人會死忠跟著你,這法若採到台灣民主化的生活方式,人民會重新考慮。「你霸王硬上弓,可能會送給藍營一把衝鋒槍」。

呂表示,之前國安五法立得太慢,到選舉時卻急就章要過反滲透法,這對選票有負面影響。

中時 曾薏蘋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