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債才能來台工作 移工的仲介血淚故事

你知道一名外籍移工若想來台工作,得先付出上萬台幣的高額費用給仲介,甚至因此背上一身債務,再努力工作也賺不到報酬嗎?台灣移工聯盟近日與多位移工合作,由來自印尼、越南、泰國、菲律賓的15位移工,寫下自己被仲介層層剝削,來台前就被迫扛下高額債務的血淚經歷,出版《移工的仲介故事書》,也希望藉此喚起台灣民眾、政府對於移工仲介問題的重視。

24歲的印尼移工Wiwin是書中作者之一,28日特地出席新書發表會。她來自印尼西努沙登加拉省,「一開始想來台灣工作,不是為了賺錢,是為了學經驗。」沒想到來台前就先為了繳出各種名目的仲介費,家人甚至得典當家中的田地,來台後她又發現被仲介欺騙,工作環境與原本被告知的不符,導致過勞和職災,想換工作卻被搪塞,或被威脅遣返,求助無門。

Wiwin明年就來台工作滿三年,談到被仲介欺騙、剝削的經驗,她坦言,「希望不要再碰到之前的工作環境,也不要再被仲介騙了。」同為書中作者之一,越南移工阮越高也寫下來台工作九年間對抗仲介無理要求的經驗,「除了書中寫到的,我們實際上還要面對更多的問題,希望讀完這本書之後,大家都能感受到我們面對的困難。」

從書中15位移工的經歷能發現,許多移工來台前,都要先繳高額「仲介費」或「買工費」給母國的仲介,來台後每個月又要繳「服務費」給台灣仲介。但遇到勞動權益、就醫等問題,應該「服務」的仲介又相應不理,或威脅移工,直到移工說要打「1955」申訴專線,才勉強來處理問題。惡劣的「服務」不由得讓許多移工懷疑:到底為何來台工作需要仲介?

台灣移工聯盟發言人劉曉櫻表示,由於政府直接聘僱移工的管道十分不便,台灣人若想雇用移工,最後往往會被導引給仲介,不只給仲介剝削移工和雇主的機會,也無形間讓仲介控制了移工。

交大社會文化研究所專任教授林淑芬則表示,仲介制度是政府「默許」的結果,「整個仲介制度最大、最殘酷的問題是,政府合法的讓仲介去剝削移工,藉由各種訓練、課程等名目,一步步剝奪移工的金錢、身體自由和尊嚴,一但跨越了疆界,就把移工變成脆弱的人,不再擁有人生存的權利。」

《移工的仲介故事書》在台灣以中、英、印、越、菲、泰多語出版。林淑芬表示,如今透過這本書,讓移工為自己發聲,不再脆弱,「把移工做為一個人該擁有的權利,一個一個的要回來。」台灣移工聯盟成員吳靜如也表示,仲介讓移工「沒有說不的空間」,「我們如果不睜眼去看,不會知道這群人是背負著什麼樣的血汗,才能跟我們一起活著。」

中時 許文貞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