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互詰問/蔡英文發言全文

●提問1(韓國瑜):謝謝主持人,我想請問一下兩位總統候選人,你們是有神論還是無神論?我是有神論,我拜觀世音菩薩、拜佛祖、拜媽祖、拜關公,如果你們是無神論者,這樣的問題不必回答,如果是有神論者,請你們回答。

你認為我們人在世間上所做的事情,天上的神在看著嗎?天上的神在記錄我們一生所做的點點滴滴嗎?第三,如果你是有神論者,請問權力越大的總統,任內不好好做事情,辜負人民期待,一大堆貪官汙吏,韓國瑜如果當上這種總統,會上天堂還是下地獄?

我再請教一下,你們到底相不相信世間有神?我相信,我是有神論者,請回答。

●答:謝謝韓市長的問題,我想生活在台灣的人、在台灣長大的人,不論是有神論、無神論,對於神明都帶了一個虔誠跟敬畏的心,那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一個責任,就是把良善的力量,在台灣的社會讓它可以普及,讓它可以變成一個大家共同所有的一個資產。

但是做總統的,除了要有一顆良善的心、有一個敬畏神明的心之外,我覺得總統的心態其實是很重要的,聽完了三場政見會,我覺得如果韓國瑜當選總統,威權、封建、退步的國民黨就要回來了。

第一個,我覺得韓市長的想法很封建,你和國民黨都一樣,非常的歧視女性、歧視移工、歧視原住民、歧視你的新住民的這些言論,讓人覺得,時代在進步,可是你的想法沒有跟得上時代。

第二個,你的想法很威權,你把政治任命當酬庸,把以前國民黨執政的那一套政治分贓,貼到別人身上,國營事業主管的任用有制度可以依循,我們都依法辦理,我哪一個任命是違法的?

第三,你根本不懂民主政治,民主政黨內部有競爭,對外是團結的,不像威權政黨一遇到競爭就分裂,民進黨內部有競爭,被你講成架空,怎麼你還不想想說,你們的國民黨離選舉只剩下兩個禮拜,還是團結不起來,你現在用張冠李戴的方式挑撥民進黨,不會影響到甚麼,只會讓人覺得你不懂民主,做為台灣的總統,對民主有了解最重要。

●提問二(宋楚瑜):請問蔡總統,他們告訴我說,妳很像東漢的漢獻帝,身邊不但有董卓,還有曹操、袁術、袁紹,而您的英派就是你的劉皇叔嗎?

●答:我覺得很多歷史的故事,歷史上發生的事情,我們可以拿來借鏡,但是我們還是要注意到,歷史上發生的事情跟現在發生的事情,它的時空環境不一樣,我們的制度也不一樣,現在是一個民主時代,是個高科技的時代,是一個民主自由、開放、透明化的社會,跟封建時期的資訊不公開,跟封建時期的威權的這種作用,完全是不一樣的。

民主政黨內部一定有競爭,一定有人跟人的結合在一起,然後進行民主的競爭。長久以來,民主進步黨就是這樣的一個政黨,有很多不同的想法或者是不同的立場,但是我們對於國家的基本立場都是持一樣的態度,對國家的使命感也都是一樣。

我們雖然有內部的競爭,但是當競爭完畢的時候,我們就團結在一起,這在歷史上,一次又一次的發生。民進黨確實是一個注重競爭的關係,而且有一個競爭的機制,讓我們在民主的過程中,每一個人都可以參與競爭,但是在同時,我們也有一個團結的旗子跟精神,就是民主政黨,沒有什麼派系的問題,沒有被派系架空的問題,我不濫權,但是被講成架空。我為所當為,可是被說成是一個威權的總統,我覺得批評我的人,對這兩件事的矛盾,是不是要想一想。

我們的執政團隊是我領導的,我負所有責任,我們按照憲政體制,我們分頭並進,共同執行任務,共同承擔執政成敗,但是總統負最後的責任。

●提問三(韓國瑜):謝謝蔡英文總統。您認為你的團隊夠清廉嗎?您認為你們民進黨內部的派系嚴重嗎?您認為,民進黨整個團隊,讓台灣人民開始產生強烈的懷疑,認為你們貪汙腐敗,要重新啟動、建立特偵組嗎?

看你領導之下三年半,最厲害的武器特偵組,偵辦立法委員、部長、院長、總統、副總統的特偵組被廢除。

你們內部被派系架空,連你們的立法委員余天,都公開承認蔡英文總統,被你們新潮流派系架空綁架。

當了總統,對外沒有辦法讓政治清明,讓特偵組被廢除,對內黨內自己又被綁架,做一個架空的總統。請問,如果你未來連任,要讓台灣人民繼續感覺這種惡夢嗎?

●答:謝謝主持人。剛才韓市長的問題,已經在三次政見會都提了,今天再提,那我再回答你一次。

你從開始我們政見會到現在只有一個政見,就是要特偵組。那為什麼你會提這個呢?因為你說我的政權是貪污的、我們很多人貪污,可是你從來提不出一個證據說,哪一件事、哪一個人,你合理的懷疑有證據,可以證明他們是貪污的。就是因為你拿不出來,所以你就說你要設一個特偵組,來查這件事情。

但是我要告訴你,特偵組只是我們偵查犯罪中的一種特別的任務型的編組。我們有眾多的檢察官,每一個人都是職司偵查犯罪,我們有地方檢察署、高等檢察署,他們都職司犯罪的偵查,而且在檢察體系裡面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則叫做「檢察一體」。就是說,凡是一旦發動偵查犯罪的偵查的時候,就是整個體系都是一體的,換句話說,他們可以互相支援,他們不論在人力上、資源上,他們都可以互相支援,重大的案件,高檢署檢察長還可以指揮。

所以沒有特偵組的必要。而特偵組是一個,我們剛才講的,在馬王政爭的時代,變成是一個東廠,被政治人物拿來清算政敵的方法,那你現在還要再用同樣的方法去成立特偵組,來查你那種沒有根據的,很多的指控,這就是一個政治人物最壞的典範:干預司法,而且把司法拿來當作政治鬥爭的工具。

●提問四(宋楚瑜):蔡總統、韓市長,我相信台灣人民要求的,從來不是芒果乾,也不是芭樂票,宋楚瑜當年的勇,就是我在省長的時候開出來的政見,2097項的實現率達到了89.7%。

所以我在這邊再次向鄉親承諾,我當選之後:

一、我願意每年到立法院進行國情報告。

二、我所任命的行政團隊的閣員、同一黨籍的不會超過四成。

三,我在兩年之內讓台灣重新加入,或者新加入至少一個國際性的組織。

四、讓大陸觀光客恢復到每年有四百萬人次,如果兩個月內我做不到,宋楚瑜自行請辭。

請問蔡總統、韓市長您能做相同的保證嗎?

●答:謝謝韓市長,你剛才那一番談話,聽起來好像江湖上的武俠小說的內容,我告訴你總統是我、閣揆是我任命的,我們的黨團有獨立、自主的運作空間,民進黨也有它的獨立自主操作的空間,所有的我們都按照憲政體制、民主的政黨政治,在一步一步走,我剛才也跟你說過,民進黨是有史以來在所有的政黨裡面,最民主的政黨,我們內部有競爭,我們也給大家公平競爭的機會,但是最後我們都一定團結。

所以你剛才的那些道聽塗說,再加上你對於公平的政治的這種熱愛,說想像出來的這些派系的問題,我相信對很多人來講,就是充分顯示出來,你對民主政治跟政黨政治的不了解。

但是我是要回宋主席的問題,國情報告沒有問題,只要立法院邀請我就會去,這個是沒有問題的。

閣員不會超過一定比例,那我們要選賢唯才嗎?那只要他是好且勝任,我們就來,如果我們有疑慮,可以用一些不同黨籍的,那我們也來做這個事情。至於你講到國際組織,每一年要多加一個,或者是觀光客要達四百萬人次,我覺得我們大家都可以盡力來努力來做,但是我覺得,我們設定的目標,而且是強力的要去達成的時候,我們必須要注意到說,這個時候你在主權的問題上,你會不會堅持我們對於國家的主權,跟我們的民主生活的方式會不會受到影響,中國會拿觀光客還有經貿、國際組織的問題,讓我們要在主權上退讓的。

●提問五(韓國瑜):謝謝,各位親愛的台灣人民,我要問我們兩位總統候選人,柯P總統,柯P市長,不是柯P總統,要等2024年看他有沒有機會。他說過去一年,2018年民進黨慘敗,民進黨治理國家執政沒有進步半步,除了網軍有進步之外。柯P說了跟我一模一樣的話,新潮流不倒,台灣不會好。

柯P又說,民進黨執政,把司法當作工具,這樣子對台灣人民好嗎?我為什麼要把柯P的話講出來,不管喜歡柯文哲、不喜歡柯文哲,但是柯文哲講的話時常都是發自內心的實話。蔡英文總統,你要怎麼跟台灣人民交代,台灣人民用四個字表達你的執政:苦、茫、翻、亂,如果你連任,未來四年,台灣人民會過得多麽的更辛苦,請你表述一下。

●答:謝謝主持人,剛才韓市長談到這個高雄選舉的事情,我想高雄市的選舉,韓市長應該是在那個時候,在中國的網軍的介入我們的選舉,還有很多在網路上操作的一些勢力,而給了我們韓市長最大的助力,你應該是網軍的最大的受益者。你對於這個去年選舉,人盡皆知,從中國的網軍、水軍,大舉支持你這件事情,你從來都沒有談過,也從來都沒有回應過。

另外,我也想問你一下,曾永權也有借給你網軍過,請問那個網軍在哪裡呢?徐弘庭說要發動網軍肉搜員警,又是什麼樣的網軍呢?是國民黨的、還是你的呢?涉嫌不當使用、而且散佈假訊息,被臉書刪除,支持你的上萬人的社團,這也是國際認證的網軍。

你要曉得這些網軍,在網路上是如何的造假、如何的抹黑,甚至霸凌我們很多的政治人物。甚至不是政治人物,他只是一個意見領袖,甚至不是意見領袖,他只是一個很單純的市民,表達他的意見都會被霸凌。

你有沒有聽說過,邱議瑩因為表達了一個立場,他的臉書被上百萬人洗版,這是何等嚴重的事情。所以我非常同意宋主席所講的,這個不論是誰當總統,不論是誰是在野黨,我們都應該大家一起來處理這樣的事情,不是嗎?

●提問六(宋楚瑜):我相信我們都堅持,任何改變台灣前途的決定,都必須要經過台灣2300萬人民的同意。蔡總統,您曾經宣示,將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和其他相關的法律來處理兩岸的關係,所以你也接受《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對兩岸目前現狀的定位。我要請教蔡總統,您的國家定位和兩岸的定位到底是什麼?這是大家都非常關切的問題,我給您一個機會,您正式做一些表述。

●答:謝謝宋楚瑜主席的問題。沒有錯,我說過我做總統會遵循我們現行的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當然這也包含增修條文都沒有錯。但台灣是一個民主的社會,人民的意見是最重要的,我們的憲政體制跟我們的憲法條文,要怎麼樣去適用,要尊重人民的意志與大法官的解釋。在這個原則之下,我擔任總統,我也會按照憲法的條文、按照人民的意志,來作為我執政的一個基礎。

國家定位,2300萬人在這裡,國名叫做中華民國,主權在2300萬人的手上,這樣還不夠清楚嗎?

剛剛韓市長有講過,說我在陸委會期間做了什麼,你講的那兩件事,一件是錯誤的報導,我們已經澄清了;一件是我在闡述,在2000年陳水扁總統在就職典禮上講的四不一沒有,他當時有一個四不一沒有,他的條件是中國沒有企圖用武力犯台,但是中國從來沒有放棄對台灣的武力犯台。

所以,我們在講的未來一中,就是共同處理未來的一中,根本是沒有條件的存在。所以那是2000年時候的背景,講的是沒有中國動武企圖的情況,我們共同處理未來一中的問題。

中時 崔慈悌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