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認被青 男持球棒打死人重判22年

王姓男子去年2月中和友人到中壢一間KTV歡唱,離去前自認被路旁姜姓和李姓男子「瞪」,王竟持球棒分從背後偷襲重擊2男頭部,導致李死、王傷,桃園地院法官斥王「一而再、再而三」攻擊頭部,什麼都記得、獨忘攻擊的部位和次數,至今未和解賠償,依殺人和殺人未遂罪重判22年。

21歲王姓男子去年2月16日和陳姓友人到中壢一間KTV歡唱,凌晨4點多離去時在騎樓聊天,李姓和姜姓男子也準備離去,雙方擦身而過時,陳男誤認遭李男「瞪一眼」,出言質問,雙方發生口角,王見狀加入助陣,一行人推擠、拉扯,黃姓女子連忙勸架,把李男和姜男拉走,2人準備上計程車離去。

孰料王男竟不善罷干休,跑回車上拿出鋁棒,朝姜姓男子後方偷襲,高舉球棒重擊姜男頭部,姜當場倒地昏迷,轉而朝已坐入計程車內的李男猛烈攻擊,見2人倒地不起、頭破血流仍不罷手,持續棒打昏迷的2人,直到陳男上前攔阻、熊抱王男拖離2男才停下。

警方獲報到場,緊急將李男和姜男送醫,但到院前即失去呼吸心跳的李男仍因顱內出血致腦損傷併發肺炎,4天後宣告不治,姜男則因及時送醫救治,倖免於死。

王男被逮後否認殺人,辯稱當天酒醉,不知道打到對方哪裡、也忘了打幾下,只是想拿球棒嚇嚇他們和自衛,還堅稱警察遲至做筆錄前才酒測,數據才會是零。

但倖存的姜男和黃女指證歷歷,監視器也清楚拍下王男犯行,法官認為王什麼都記得、指忘記攻擊的部位和次數,明顯就是卸責,且對方都準備搭計程車離去,王還朝背後偷襲、朝頭部攻擊,且仍能將車子解鎖後從後車廂拿球棒,顯見並未喪失辨識和操控能力,具保至今也未有賠償計畫,避重就輕,依殺人和殺人未遂罪分判15年和8年,應執行22年,全案仍可上訴。

★中時電子報關心您:飲酒勿過量,開車不喝酒!

中時 蔡依珍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