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史首例】法官嫖妓不行 大院長分案不公沒事

最高法院爆發分案不公疑雲兩年多來,司法院口口聲聲說要處理,但至今仍未公布調查結果,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一直三申五令要求法官不要遲延案件的司法院,自己就是未結案件的大戶,不禁讓人懷疑司法院為何一直護著鄭玉山,一般認為跟司法院長許宗力和最高法院院長鄭玉山兩人是台大法律系同窗。

《毅傳媒iWAKE》記者調查發現,許、鄭兩人不但是大學同窗,還是室友,甚至傳說兩人畢業後還同租一間房子,許準備出國留學,鄭則準備國家考試,彼此之間兄弟般的情誼可見一般,相較之下,因嫖妓遭監察院彈劾的朱樑,雖然也是許宗力的台大法律系同學,就沒那麼幸運了,不但被許停職,還在2018年2月6日被司法院人審會移送監察院。

朱樑和鄭玉山這兩位許宗力的台大法律系同窗相較,一個被監察院認證嫖妓,一個被監察院認證分案不公又文過飾非,許至今只重懲朱樑,卻輕縱鄭玉山,形成「小法官嫖妓不行、大院長分案不公可以」的怪現象,「有關係就沒關係」的幫派式的同學情誼竟發生在司法界,堪稱世界級的司法奇觀。

已婚的67歲台中高分院民庭法官朱樑從大學時期就開始買春,他自己還承認,監院彈劾前,「平均每一、兩個禮拜就到賓館叫小姐」,另外,「每月還會一次帶小姐到摩鐵(性交易)」,朱樑共遭司法院查獲嫖妓16次,其中8次蹺班嫖妓。朱樑與前高等法院法官楊炳禎、前台中高分院法官胡景彬都以好色著稱,被法官界稱為好色「薯條三兄弟」,三人後來皆遭司法院重懲。

司法院長許宗力親疏有別還不只鄭玉山這一樁,以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前委員長石木欽案來說,他被台北地檢署和司法院指摘購買股票涉及內線交易部分,在司法院人審會開會討論時,幾乎全部的民選人審委員都認為石木欽這部分沒問題,因為石的太太和孩子都是成年人,股票也隔了好幾年才賣,在自由經濟社會下,股票市場一日數變,發行股票的公司也可能隨時下市或破產倒閉,如說這樣就涉及內線交易,在現實社會實在說不過去,不過司法院和北檢還是把他太太和他當醫師的孩子買的股票,都算在他身上,人審會投票表決時,贊成和反對票數各占一半,當時擔任司法院人審會主席的許宗力還是投下贊成票,硬把石購買股票的部分送監察院,顯見許確實可以左右人審會的結果,因此未來鄭玉山是否會拔官,端看許是否繼續替鄭護航。

對於鄭玉山被監察院打臉分案不公,卻又戀棧最高法院院長一職,2012年就與一群法官發起改革最高法院連署活動的台北地院法官林孟皇實在看不下去,林孟皇曾在媒體重砲抨擊鄭玉山:「如果還有一點風骨,就應該自行請辭下台!」林孟皇也指出,最高法院院長本該享有社會清譽、地位崇隆的,但鄭玉山非但沒有,更在面對監察委員這樣嚴厲的指控時「裝沒事」,實在很難看。

林孟皇表示,最高法院2012年廢除保密分案後,7年來最高法院的院長:楊鼎章、鄭玉山並未誠實面對問題,只是採取鋸箭法或掩耳盜鈴式的「改革」措施而已,楊絮雲事件爆發一年多來,在鄭玉山主導下發布過多次的新聞稿,如果詳細比對歷次說法,可以看出是擠牙膏式的一變再變。這也難怪監委很不客氣地指出鄭院長:「對上開瑕疵與異常均知之甚詳,卻於本案調查期間未積極配合,反消極應對,甚至相關新聞稿避重就輕或與事實不符,核有違失。」 鄭玉山分案不公又文過飾非,現在該是對鄭玉山問責的時候了!(《毅傳媒iWAKE提供》)

中時電子報 毅傳媒、張達智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