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愛領航】忍受無盡分離 導盲犬寄養家庭願做開路天使

導盲犬是視障者第2雙眼,在水林叢林中走出安全道路,但每隻導盲犬的背後都藏有寄養家庭的關心和牽掛。(圖/趙世勳攝)

導盲犬是視障者第2雙眼,但其養成須經過嚴格訓練,背後更藏有寄養家庭笑與淚。惠光導盲犬基金會寄養家庭女主人陳碧文在愛犬接連離世後,將死別悲傷化作大愛,開始擔任導盲犬寄養家庭,先後培育3隻導盲犬,雖然一再忍受分離之痛,但看著狗兒抬頭挺胸踏入不同生活,「養父母」內心洋溢充實驕傲,讓人理解原來「離別也是一種愛。」

陳碧文約5年前開始擔任惠光導盲犬基金會的寄養家庭成員,先後幫忙培訓黃色拉不拉多「Flower」、黃金獵犬與拉不拉多混血的「Grace」、以及黑色拉不拉多「Hana」3隻導盲犬,目前狗兒都在她的照顧下成年離家,各自展開不同的新生活,而她之所以成為志工,卻是因為一次又一次的送別。

「家裡的狗走了之後,我先生就說以後別再養了。」陳碧文提到,她原先養了3隻愛犬,因老邁而接連逝世,全家人都為毛孩的離開而心痛不已,丈夫起初不願再承受椎心刺骨的悲傷,但她在因緣機會下接觸導盲犬協會,評估後決定化小愛為大愛,用道別的不捨換來視障者的「開路天使」。

或許是因寄養時光短暫,相處的每分每秒就格外珍貴。陳碧文說,小導盲犬進門後,全家人的喜怒哀樂都受其牽動,毛孩笑容成為她與家人最溫暖的調劑,若狗兒身體不適,家中大小都牽腸掛肚,連原本不想再養狗的丈夫都無比心疼,「Flower」結紮時他還在籠前陪睡,每個人都把狗兒當作捧在手心的寶貝。

但情感投注的越深,道別的那刻就越難熬。陳碧文說,狗兒回學校上課後,原本的寄養型態轉為寄宿,毛孩星期1到5都住在學校,只有周末可以放假回家,帶牠們入學時,就像把親生孩子送走般失落,堅強的丈夫也萬般不捨,但知道毛孩過得很快樂,心中大石就逐漸放下。

「與其想還要多久會離開,不如把握當下的每一刻。」陳碧文說,小導盲犬的生活歷程就像是人類,一樣要出外求學、上班工作,當「父母的」只能嘴角含笑、眼中含淚相送,珍惜與牠們相處的每分每秒,看著狗兒昂首挺胸為視障者服務,成為自己心中永遠的驕傲。

陳碧文因家中愛犬接連離世,決定將死別的悲傷化作大愛,擔任導盲犬寄養家庭以培育「開路天使」。(圖/趙世勳攝)

中時電子報 CTWANT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