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教授:美中互依是雙刃劍 高科技會脫鉤

哈佛大學(Harvard)教授約瑟夫•奈伊表示,美中相互依存是把雙刃劍,經濟交換可以為雙方增加福祉,但也可以用作戰略武器。相互依存是一把雙刃劍,謹慎使用它,有助於威懾和戰略穩定。他更認為,中美在高科技上會一定程度的脫鉤,美國排除華為就像大陸排除臉書和谷歌差不多,都有國家安全的考慮。

奈伊表示,隨著冠狀病毒的爆發,大自然提醒了我們美國和中國在經濟上相互依存有多緊密。但政治也牽涉其中,華盛頓的一些人正在制定第二次冷戰和經濟脫鉤的戰略,。

經濟交換可以為雙方增加福祉,但也可以用作戰略武器。川普政府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將中國視為戰略威脅。但這是什麼樣的威脅,美國能承受與中國多大程度的相互依存?

理解美中關係中的實力和相互依存取決於如何理解美國的戰略目標。如果美中關係是零和博弈,而中國的長期目標是摧毀美國,就像20世紀30年代希特勒(Hitler)統治下的德國一樣,那麼相互依存性越小越好,儘管在軍事和環境領域,有些相互依存是不可避免的。

然而,如果僅僅聚焦於將操縱經濟脆弱性作為一種武器,戰略家們可能忽略了這樣一個事實,即相互依存也可以產生穩定威懾的積極效果。懲罰和拒止是傳統威懾概念的核心,但它們不是勸止的唯一手段。相互依存是另一種重要的手段,它讓採取行動的一方看到行動的成本有時會超過收益,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例如,2009年,中國人民解放軍敦促中國政府出售中國持有的大量美元的一部分,以懲罰美國向台灣出售武器。然而,中國人民銀行(PBoC)指出,這樣做會給中國帶來巨大的成本。政府站在中央銀行一邊。大量拋售美元或許會讓美國屈服,但也會給中國帶來毀滅性的後果。

同樣,假如現在設想中國對美國電網發動網路攻擊,兩國的經濟相互依存意味著這也會對中國造成代價高昂的損害。對較小經濟目標的精確攻擊可能不會產生太多直接的反作用,但互聯網對經濟增長的日益重要增加了自我約束的普遍動機。共產黨的合法性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經濟增長,而中國的經濟增長越來越依賴於互聯網。

經濟相互依存保障和平這種粗略主張的批評者指出,第一次世界大戰證明,這種聯繫並沒有阻止主要貿易夥伴之間的災難性衝突。這是事實,但是完全否認相互依存有可能降低衝突概率就太過了。作家安吉爾(Norman Angell)等人在1914年前錯誤地認為經濟上的相互依賴使得戰爭不可能發生。但他們沒有錯的是,經濟相互依存大大增加了戰爭成本。

當然,由於人類的誤判,衝突總是可能發生的。1914年,大多數歐洲領導人錯誤地以為戰爭會是短暫的,而且成本有限。美日貿易並沒有阻止日本對珍珠港的襲擊;儘管這在一定程度上是美國對日本出口禁運導致的。禁運利用了經濟上的相互依存,導致日本人擔心,如果不發動一場危險的攻擊,就會導致他們被扼殺。

經濟相互依存有時被稱為“自我威懾”,但這一術語不應讓分析師忽視其重要性。認為成本將超過收益的想法可能是準確的,而自我約束可能來自對利益的理性計算。但我們應該記住,對目標的認知雖然重要,但並不是威懾中唯一重要的認知。還應記住,國際威懾關係是複雜組織之間的一系列複雜的反復互動,這些複雜組織並不總是單一的行為者。此外,這些行為者可能以不同方式調整他們的認知。美國和中國之間的經濟關係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正如政治學家阿克塞爾羅德(Robert Axelrod)所展示的那樣,反復的關係可以培養合作性的克制和互惠。此外,一部分相互依存是系統性的,在這種相互依存中,一個國家對不打破現狀有著普遍利益。

這並不意味著我們應該忽視相互依存的戰略成本。我們應該預計在影響國家安全的敏感高科技領域,美國與中國會出現某種程度的脫鉤。將華為(Huawei)等公司排除在西方5G電信網路之外,與過去十年中國將谷歌或臉書排除在外沒有太大區別。

但我們不應讓錯誤的恐懼導致全面脫鉤。當然,相互依存是一把雙刃劍,但謹慎使用它也能有助於威懾和戰略穩定。

中時 蔡鵑如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