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動搖全球科技供應鏈中心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指出,北京全力遏制新冠疫情,科技供應商如富士康的在華工廠被迫停工,動搖了全球技術供應鏈中心的地位。

報導表示,“由於感染情況最嚴重的省份包括對科技製造業至關重要的浙江、廣東與河南,顯然存在嚴重的問題。”新加坡晨星的分析師Don Yew表示。“這次的事件將使蘋果更加清楚地認識到,其在華業務存在過度集中的問題,他們或許想要解決這一問題。”

Don Yew補充道,如果富士康無法在週一恢復生產,那麼蘋果將不得不把3月份發佈下一款iPhone的計畫推遲數周。

富士康以“時間有限”為由拒絕了就疫情對其業務影響的採訪請求。

蘋果沒有立即回應置評請求。

在每個普通的上午,富士康鄭州科技園的一座座巨大的大門都會進出成千上萬的工人,該園區地處中國中部的河南省,占地面積140萬平方米。

然而,本週二該園區的大門只有一名海關人員值守。由於中國當局努力遏制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爆發,各地工廠已受命,在上周的春節假期後,繼續停工至本週一,這一全球技術供應鏈的心臟已停止跳動。

這裏是全球最大的iPhone代工廠,海關檢查員通常會給蘋果(Apple)行方便,讓這裏生產的蘋果手機能夠儘快出口。但這名海關人員也不知道該工廠何時復工。

由於嚴重依賴中國的生產網路及準時發貨的外包模式,科技行業是受正常經濟生活被打亂影響最嚴重的行業之一。

富士康仍寄望于在下周復工,但鄭州市政府週二宣佈,自河南省內返回駐地的人要居家自我隔離觀察7天。而從省外重點疫區返回駐地的人要居家自我隔離觀察14天。

該公司已將其內部營收增長預期從至高5%下調至3%以下。

位於鄭州市郊的富士康員工宿舍只留有一個入口,由保安人員監控。有湖北旅居史的員工不允許外出。湖北是此次疫情最開始爆發的省份。據當地流行病控制委員會成員Jin Boyang說,其他人可以出入,但不允許聚會。

富士康在中國其他十幾個省份都有大型工廠,而蘋果、華為(Huawei)或三星(Samsung)等全球科技企業還有其他一些製造合作夥伴,如和碩聯合科技(Pegatron)和緯創(Wistron)。

其中大部分產能所在的地區,與河南處於同類管控之下。專家表示,即使客戶想把訂單轉移到別處,也需要幾個月時間。某台灣部件製造商的一名高管表示:“這需要客戶企業的工程師駐現場一段時間,但現在很多企業都撤離了其工程人員,減少了差旅安排。”

各級地方政府宣佈的大量檢疫規則、運輸限制、及實施層面的差異,也造成了進一步的混亂。

“目前還不清楚什麼時候復工,也不清楚我們還能不能回去。”伯恩光學(Biel Crystal)的雇員李毅(音)表示。該公司總部位於香港,是蘋果公司iPhone手機的螢幕供應商。他表示,伯恩光學廣東惠州工廠的管理層已通知工人,不要在2月10日前返回。李毅說:“就算到了那個時候,我也回不了公司。”他被困在家鄉荊州,是湖北省被封鎖的15座城市之一。

一些公司在短期內受影響較小。半導體與液晶顯示器(LCD)面板製造廠不會在節假日停工,因為暫停一些生產設備的成本很高。

但顯示器行業在武漢有著巨大的風險敞口,那裏有五家顯示器製造廠。全球最大的液晶面板製造商京東方科技集團(BOE Technology)占全球供應的17%,該集團去年11月剛剛開始擴建其武漢工廠。京東方計畫於今年1月開始大規模生產,現該計畫已受到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的影響。

這或許有助於緩解供應過剩。科技領域研究企業集邦科技(TrendForce)的顯示器專家邱宇彬(Eric Chiou)表示:“我們本月將發現尺寸小於65英寸的面板會漲價至少1到2美元。”

一些人認為,當前的危機將帶來更大的變化。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上周引發了爭議,他表示,隨著一些企業的業務和工作崗位從中國回流,這場危機可能會提振美國經濟。

“這可能會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南加州大學馬歇爾商學院(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Marshall School of Business)全球供應鏈管理專家尼克•亞維斯(Nick Vyas)說。目前供應鏈存在更多不確定性與恐慌。考慮到我們如何精簡流程、減少庫存,在全球範圍內變得更加緊密關聯,這產生了端到端的中斷。”

中時 蔡鵑如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