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察院批司法院 不當限縮釋憲權

監委高鳳仙日前調查民眾陳進財在74年3月間,因遭花蓮縣警察局羅織叛亂罪,雖獲不起訴處分,卻未依法釋放,被剝奪人身自由長達2年9個月求助無門,監察院於107年5月1日通過調查報告,糾正國防部,同時向司法院聲請大法官釋憲,但大法官決議不受理,監委批司法院不當限縮監察院釋憲聲請權,使人民權益遭受無可彌補的損害,對此深表遺憾。

根據監察院新聞稿指出,民眾陳進財因警備總司令部73年11月12日至74年11月30日實施「一清專案」,在74年2月28日晚間遭花蓮縣警察局以叛亂罪逮捕,移送軍事看守所羈押,至同年6月30日獲釋放後,花蓮縣警察局花蓮分局旋於次日,依違警罰法與臺灣省戒嚴時期取締流氓辦法作成矯正處分書,將其移送警備總部職訓第三總隊矯正,至77年4月29日始獲釋放。

新聞稿提及,但該矯正處分書的「受處分人」簽名欄空白,且未經陳進財或其家屬簽收,也無其他送達受處分人的證據,顯未合法送達而為無效。警備總部依據無效之矯正處分書將陳情人移送矯正長達2年9個月餘,明顯剝奪陳情人受憲法保障之人身自由。

監察院基於人權維護的憲法職責立案調查,發現陳情人確實在戒嚴時期遭受警察機關重大的人身自由侵害,然而遍尋相關規定,均無從獲得賠(補)償,因此經監察院院會107年7月10日通過聲請司法院大法官解釋,盼能基於憲法有權利即有救濟的法理,使陳情人人身自由侵害能獲救濟。

監委表示,司法院大法官108年11月29日卻對監察院上開聲請,決議不受理,理由是此案並非監察院可行使監察權的對象及範圍,也不符聲請釋憲要件。但此案不僅是立法問題,也是各法規主管機關未提案立法及修法問題,更是人民嚴重權利受損卻無救濟之道的違憲問題,自為監察院行使調查權及糾正權等職權的範疇。

監委說,過去司法院大法官就監察院行使職權聲請解釋,並未有如本案過度限縮情形。這次大法官會議不僅不當限縮監察院釋憲聲請權,致使陳情人及其他憲法保障權利受侵害卻無從救濟之廣大群眾,無法經由聲請釋憲程序而獲得保障,極為不妥,監察院深表遺憾。

監委認為,司法院大法官應本於憲法保障民眾權益之本旨,衡酌監察院歷來聲請解釋實務,不可不當限縮監察院聲請範圍,才能體恤民苦、健全憲政體制。

中時 趙婉淳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