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官之妻欲購口罩 只因無健保卡卻遭歧視

台北市各級學校25日開學,即日起全國各健保特約藥局及衛生所提供的成人、兒童口罩數量增加,北市藥局一早營業就有大批民眾排隊買成人口罩,兒童口罩則還剩很多。(張穎齊攝)

由於新冠肺炎,全球都在口罩荒,台灣目前的處理辨法是「以健保卡至藥局購買,一週兩枚」,但是這項決策無法面面俱到。一名外交官的妻子想為孩子購買兒童口罩,即使告知藥房自己是外交人員的家屬,仍因無健保卡而遭到歧視性語言趕走。

斯洛伐克駐台代表的太太梁晨,在2月20日的臉書上發表「第一次含淚在臺北街頭疾行 」,由於下週小孩即將開學,但是家裡準備的兒童口罩已經用完,並且網購口罩也不順利,於是她只能前往住家附近的藥局購買。由於身分是外交人員家屬,因此也只有駐外人員唯一的證件,想以這個身分證明來買口罩。

沒想到,藥局人員「只認健保卡不認其他」,但憑梁晨如何解釋,也都不接受,甚至最後說出:「妳再不出去我叫警察!」

梁晨只能尋求丈夫的幫忙,當梁晨與丈夫再次來到藥局時,藥房人員顯然先倨後恭,客客氣氣的各種尊稱,駐台代表反問此人為何態度惡劣,他竟不敢承認。

梁晨嘆息,「我爸爸曾經告訴過我,人與人之間的差距有時比人與動物的差距還要大。我信!!!」我只是一個暫時生活在台灣的過路客 。

網友留言表示,「很多人説台灣最美的是人情,但有時候 (很多時候),我是打個大問號的 」

也有網友說「口音吧!我所了解的陸配經常受到這樣的對待!」

還有人出面道歉「口罩之亂讓妳受傷了,這是我們所不願意見到的,抱歉 」

另外也擔心「以後斯洛伐克大概也會瞧不起我們這個國家了」

以下為全文:

我自認為不矯情,也不嬌氣,心理承受能力比較好。但今天上午,我卻在一個陌生人面前流淚哭泣,到現在回想他的話,仍然難受。💔

下週小朋友們要開學,家裡以前買的兒童口罩已經用完,一個月前的網絡訂單也在幾日前被取消了,我需要提前給孩子們準備幾個以備不時之需。今天沿著莊敬路往辦事處走,經過一間漆黃色的藥局,我拿著外交部頒發給我們駐外人員唯一的證件,想買口罩。

一進門我就先介紹了情況,我們沒有健保卡,沒有居留證,每人只有一張官員證。藥局男子說:「你拿著小孩的證件,上面沒有出生日期,你虛報冒領怎麼辦?」這句話在質疑人格,如此胡亂揣度別人?!

我再次重複我們在台灣只有這一個身份證明,男子突然吼起來:「你回家想去,你缺什麼文件?!」

我想不出來我還能有什麼文件!情急之下難講道理,眼淚難以控制,我還想再解釋,男子坐到櫃檯後,什麼也不說,他身旁穿白大褂的藥劑師女士戰戰兢兢一聲不出,男子的態度讓人惱火,我詢問是否有管道可以詢問像我們這種情況該怎麼處理,我請教這男子貴姓,那男子手指著大門,大吼:「你再不出去我叫警察!」

天啊,我做了什麼冒犯了他,我只是來藥局準備給孩子買口罩的媽媽!憑什麼要叫警察來?我沒有說過一個文明人不該說的字,我只想詢問有什麼方法能給孩子買兒童口罩⋯⋯

走出大門,心裡極冷!眼淚嘩嘩流,幸好戴著大口罩⋯⋯一路疾走回辦事處⋯⋯

大馬丁中午又和我走了一趟藥局,拿著孩子們的護照複印件,那男子開始稱呼我「小姐」。我告訴他,還是不要帶稱呼和我說話我比較習慣。大馬丁問他為什麼要朝我吼,他說他沒有⋯⋯

這嘴臉更讓人噁心。

這就是我今天的經歷。

中時電子報 江飛宇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