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奧物語六之五》東京奧運是個傷心地

「東京奧運」過去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傷心地,悲大於樂,希望2020是喜劇收場。

日本對辦奧運一直興致勃勃,早在1940就爭取到,卻因1937年發動侵華戰爭而作罷,這場戰爭日本以戰敗結束,同時也改變了台灣的命運。夭折的1940東京奧運對全球華人來說,應該是一篇苦澀的歷史。

1964年日本再度迎來奧運,台灣、日本僅一水之隔,雙方又有外交關係,中華民國組成龐大代表團與會,全國民眾則對楊傳廣奪金寄予厚望,結果卻以第五名作收,令人大失所望。

運動場上飲恨不打緊,東京奧運還發生了「丟人」事件,射擊選手馬晴山叛逃大陸,寫下第一次有自由世界國家的選手在奧運期間向共產國家投誠的不光榮紀錄,不只選手跑掉,連負責監控代表團安全的調查局人員也跟著叛逃,一次跑掉兩個人令台灣顏面無光。

更諷刺的是,事後有關單位還自我解嘲說,根據事前掌握的情報,大陸本來要挖走七個人,結果只跑了兩個,我們算成功守住。

附帶一提,除了兩人叛逃大陸外,紀政也利用這個機會飛美未歸,只是大家都顧著檢討失敗,紀政的事就沒人提了,若非幾十年後她自已說出來,還沒什麼人知道。

中時電子報 郭匡超、黃樹德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