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幫陳永和被殺之謎(四) :一句「幹掉他!」禍從口出引殺機

1996年1月15日晚間,綽號「大寶」的四海幫創幫元老陳永和,在自家開設復興北路「海珍寶」餐廳內用餐,遭2名蒙面歹徒持槍射擊8槍,與同幫大哥藺磊洽雙雙慘死槍下,案發各種動機臆測不斷,數度引起黑道腥風血雨,弔詭的是,多年來黑白兩道積極緝凶,2名槍手仍逍遙法外,也讓這起幫主遭狙殺案,目前仍是著名的社會懸案。

禍從口出,引來殺機

某個掌權者見國民黨兩蔣的威權時代已經過去,黨已無法完全掌控地方派系與選舉,那麼國民黨如何掌控臺灣民主價值中最重要的選舉?早年的臺灣選舉離不開金錢,尤其在中、南部如果錢不到樁腳撒下去,部分的選票是出不來的。如果各候選人都具備相等的條件,最後決定勝敗的因素就是金錢。

由於金錢在臺灣選舉具有很大的重要性,故這位政壇掌權者,就想出以黑金的方式掌控選舉與地方派系。

所謂黑是黑道的江湖黑社會,金是金錢、鈔票,臺灣在那時候的各種選舉,除了基本花費,還需要大把的鈔票用來買票,但樁腳已不像早年守規矩。樁腳把票賣給甲,又把票賣給乙和丙,本來答應開多少成的票,但出來卻只有三成多,所以光把錢撒下去還是靠不住,這時候就要靠黑——若樁腳不依約定開出選票的幾成,那就要斷手斷腳。

所以黑與金是相連的,光靠金而沒有黑,就無法掌控選票,而黑金的互相運作,使選票較能掌握,取得一定的效果。這位權勢人物任用D,並利用黑金政治的運作,讓選票達到預期的效果,因此這位權勢人物認為D有他的用處,對D有進一步的信任。

永和一向不喜歡這位權勢人物,有次在某一個公開場合發牢騷,順口無心的說出:「幹掉他!」意即要殺掉這位權勢人物。這也許是永和隨意的一句牢騷,因為如果真的想刺殺這位權勢人物,事先也不會聲張,且絕非像殺一個江湖人物那麼簡單。

這類人士身邊都有多位警衛、隨扈保護,要接近就不容易,若從遠距離射殺,需要精密的遠程槍械與高超的射手,有賴專業的人士操作,在臺灣難以找到,還需要從外國引進。另一種可行的刺殺行動,是有不惜犧牲自己的敢死之士,靠近這位權勢人物來拉爆手榴彈與其同歸於盡,但需要有這樣的勇士以及接近目標的方法,這都不容易。

若真要進行刺殺行動,在準備上必得大費周章,永和還不一定能全盤掌握。我猜測他說的話,只不過是洩憤的氣話,但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傳到權勢人物的耳裡當然冒犯到他, 那時他已掌握大局,當然不允許民間有這樣挑釁的話語。

權勢人物是善用權謀的智者,能做到喜怒不形於色。他決定要暗中教訓陳永和,於是召見D,要D處理這件事,D受命後就叫來人在紐約的C。

這是D聰明的地方,四海在江湖上是數一數二的老牌大幫,在內有它的基礎,在外有很強的戰鬥力,要是硬碰硬,不但吃力不討好,而且對方必定報復,那自己就永無寧日、麻煩不斷;同時,派臺灣兄弟「辦事」,有個致命的缺點,就是事後難以保密,有機密外洩的可能,一旦失敗被捕,就會被警方偵破。

而D選擇境外的C來辦這件事是適當的人選,一是C來去無蹤,且他在能力、膽識、經驗、智慧方面都綽綽有餘,加上事後沒有洩密的可能,更不會留下任何證據。即使警方判定是C所為,美臺兩地也沒有引渡條例,警方不可能從紐約引渡C來臺審判。D選擇C刺殺永和是經過思考的周詳人選,而C也不負期望,果然智取陳永和的性命,乾脆俐落的達成任務。

四海在自己的餐廳內有防範措施,像是布置四海兄弟與槍械,但C略施計謀,使警察知道餐廳內有槍械,於是警方很快的搜查餐廳有無槍枝、武器,四海在一緊張之下,就立即撤除在內的警戒及槍械,卻沒有隨即把人員、武器布置到外面的暗樁、騎機車的機動人員,以防敵人對餐廳突然襲擊。

四海自以為沒人敢來突擊,以致犯了大錯。C解除了四海在餐廳內的防衛措施,而四海以為憑著人多勢眾,沒有人敢到四海地盤鬧事,大意到沒有在餐廳外面設置必須有的人槍, 來保障餐廳內兄弟的安全。

在江湖上的事,往往都是由一件小事先引起,例如,竹聯與四海在東王西餐廳的激戰, 就是在起因於雙方兄弟在東王發生的小磨擦,但隨後雙方和談、消除誤會,不過當時我回臺獲得消息後,覺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立即下令準備戰鬥,讓四海對東王西餐廳和堂的突擊無法得逞。所以一有了兆頭,就必須立刻提高警覺與戒備。

既然前幾天有警察來臨檢,那當然是有所原因,面對此事必須提高警覺、注意安全和加強外圍的控制,並擬出相應的措施。但由於四海大意,造成不可挽救的過錯,犧牲了陳永和與一名老兄弟。

中時電子報 湯萱樂/綜合報導、作者/柳茂川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