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舞點燈人3】光腳練舞磨出水泡 演繹古老傳說被全台灣看見

精靈幻舞舞團創辦人賀連華,深入偏鄉10年,用舞蹈撫慰高雄市桃源區孩子風災後受傷的心,她用藝術陪伴,也希望孩子能為原住民身分驕傲,2017年,她帶著桃源國中學子站上全國舞台,演繹古老傳說與堅守家園的信念,脫穎而出得到第1,2019年又再度抱回冠軍,讓全台灣看見布農族的美麗與堅毅。

「他們飛翔姿態跟老鷹一樣,跳躍姿態跟山羌一樣,誰還能比我強。」賀連華回憶,帶著孩子參加比賽的目的不是得名,而是證明山區孩子跟平地學生沒有差別,甚至更為優秀,但當時沒有人看好這支隊伍。

相較訓練有素、自小紮根的都市舞蹈班學生,部落沒有練舞教室,學員因光腳在操場練習而磨出水泡,每跳1步都是折磨,但他們用身體演繹古老傳說和堅守家園的信念,脫穎而出得到第1。等待宣布名次時,賀連華看似瀟灑,卻緊張的逃離會場,直到學生飛奔而出將她拋起,才曉得孩子努力被全台灣看見。

桃源國中在2019年又站到鎂光燈下,以闡述先民血脈傳承的舞蹈參賽,用潺潺溪水聲來闡述血脈在大地的流動,深厚文化底蘊再度贏得冠軍,也是莫拉克風災10年紀念的最佳禮物。

「山上的孩子不敢有夢,我只想成為一個點燈的人。」賀連華提到,多數部落家長不能理解舞蹈的意義,務農家庭更是希望留下孩子當作勞動力,但許多孩子在節奏中發現另1條路,現有4個學生進入高中舞蹈班,即使沒將舞蹈當成終生志業,營隊學員也深受賀連華的身教言教影響。

現就讀高師大附中3年級的杜惠怡,從小就看著賀連華在部落中教舞,生性害羞的她直到升國2的暑假才加入營隊,就此開始愛上肢體律動的感覺,數度被舞蹈感動而落淚,更改變了她的人生觀。

「外人都這麼愛我的部落,我應該更愛我的族人。」賀連華總是不斷提醒學員「家」的重要,不論走得多遠都不能把故鄉賣掉,杜惠怡則將老師的諄諄教誨放在心裡,期望將來能進入師範學校,畢業後回到部落執教,用所知所學回饋養育她長大的土地。

更多 CTWANT 報導

中時電子報 CTWANT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