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景森千字文:國土計畫法不修是災難

行政院日前通過國土地計畫法修法,招致外界質疑在防疫期間偷渡。政務委員張景森今在臉書發千字文澄清,說國土計畫法「限時完成」和「僵化無彈性」是兩大問題,不修會是災難。

張景森說,國土計畫是好事,但是規劃不當就是災難!規劃不佳又不准及時檢討,那就是大災難!2016年政黨輪替的空窗期,一群即將畢業的立委,積極推動通過國土計畫法。這個法律會被壓了23年,不會沒有理由,而在看守政府夢遊期中讓它通過,也不會沒有玄機。經過三年多實際推動,我們發現不修法不行,否則是個國土大災難。所以,我們負責任的發動修法。

張景森並說,目前這個法律最嚴重問題是「限時完成」和「僵化無彈性」(當然,推動者會認為這就是它的優點)。它限期政府(中央2年、地方4年)必須火速規劃公布實施國土計畫。然後叫大家全體肅立,向它致敬。地方5年、中央10年內,不但民間重大投資涉及國土規劃限制時不能申請檢討變更,連國家重大建設碰到國土計畫也不能申請檢討變更。「限時完成」很難有好計劃,這三年來,他看到中央和地方的初步規劃草案,他很憂心,「限時完成」會強迫政府唏哩呼嚕通過這些計劃。而這些涉及國家地方長遠發展和人民權益的國土計劃,唏哩呼嚕通過之後,會產生很大的問題,而不准政府及時檢討調整,這不會造成災難嗎?

他表示,這種僵硬的計畫思想在規劃專業上被叫做「藍圖式計劃」,無法應付多元多變的現實,這其實是社會主義威權政府的文化思想遺跡。沒有任何現代企業與政府會採用,採用的企業和政府早就掛了。也沒有任何一個將軍會採用,還沒有搞清楚戰場就草率發布作戰命令,派僵屍部隊死守戰場,敵軍已經兵臨城下,還得等司令官睡完午覺之後,再來檢討作戰計劃,這種將軍應該早就投降或戰死了。

張景森並說,這種30年前就被唾棄的藍圖式規劃思想,卻被埋藏在台灣的都市計劃、區域計劃制度之中,變成它的核心思想。台灣過去就是靠都市計劃和非都市土地使用分區管制等殭屍部隊,用僵硬的規定想來應付發展的變局。計畫錯誤、不合理、不能反應需求,但又賦予它很大的權威性,設下土地使用變更層層疊疊的障礙,讓政府和人民都視土地使用變更為畏途,只有特殊金權運作才有辦法通行,這才是台灣過去金權政治的根本。無力的人民只好造反,大家自己想辦法違法違規。造成今天違章建築、違法農舍民宿、違章工廠泛濫,台灣空間治理徹底失敗,人民被迫變成罪犯,台灣最多最大的犯法案件就是「違反土地使用規定」。

張景森指,23年前這種規劃思想又被放進國土計劃立法草案架構裡面,在立法院,更被求功心切的推動者加藥加料,威權色彩變本加厲,推到極端。國土利用規劃只是增加一員殭屍部隊,看不出來這樣的國土計畫能真正解決國土發展的亂象。

他表示,這個法律叫地方政府5年內、中央政府10年內重大建設也不准辦理國土計劃檢討變更。如此一來,未來各級政府還能因應環境變動、人民需要迅速推動國家重大建設嗎?只是讓政府和人民想更多方法來違法違規罷了!

他進一步說,其實30年前大家就知道,能保護土地的並不是一張急急如律令,什麼都不准動的鬼劃符!現代規劃思想重視的是嚴謹、理性而有彈性的動態程序,而不是某一個時刻的那張藍圖。也就是這三大要素,民主的參與程序、合理的計畫形成,和彈性及時的檢討調整機制。良好的規劃程序和內容需要時間、人才和經費,合理的檢討調整機制就是要及時。目前的這個法律並不具備這三大要素,而是走到它的對立面。

政府提出合理的法律修正,是避免國土計畫立法美意變成一場國土的災難。

中時 張理國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