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仁:整個全球防疫動員「是有一點晚了」

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副總統陳建仁表示,假如台灣有加入WHO,很有可能在1月初的時候,就會給WHO一個很好的建議,提醒大家應該要更注意武漢的情形。他覺得,整個全球防疫動員「是有一點晚了」,WHO的專家沒看前面來遏阻蔓延,但是防疫一定要看前面,不能看後面。

陳建仁昨天接受《日本產業經濟新聞社》專訪,總統府今天提供專訪全文,陳建仁以台灣防治SARS的經驗為例,因為我們沒有辦法經過WHO的管道來做多邊的合作交流。全球防疫是一個網絡,不容許有任何的破洞,「臺灣就是一個破洞,臺灣是國際防疫的孤兒」。

這一次新冠肺炎流行,陳建仁說,臺灣在一月初,一聽到有傳言說,在武漢出現了很奇怪的不明肺炎病,就已經召開了傳染病防治諮詢委員會,對整個疫情就已經開始有警覺。

他說,現在臺灣的這些個案,絕大部分都能夠追溯到感染來源,目前的狀況看起來,都還是家族內的感染。我們沒有像韓國的新天地教會,或是新加坡的神召會,因為宗教聚會而得到傳染,就是沒有所謂的聚集感染。

不過陳建仁認為,武漢肺炎實際上感染的人就好像是一座冰山,發病的人只是冰山上的一角,底下是輕症的人跟沒有症狀的人,但是他們也會傳染給別人,「這是最困難的地方」。

他說,輕症的人往往被忽略掉,從鑽石公主號上面的資料看,有3成的人是無症狀的,「我看了以後,真的是很害怕」,當時在想說,冠狀病毒已經從SARS,慢慢變成流感化。

陳建仁表示,假如臺灣有加入WHO,能夠得到第一手的資料,很有可能在1月初的時候,就會給WHO一個很好的建議,提醒大家應該要更注意武漢的情形。我們的專家學者一定可以給WHO很多的幫忙,「但是我們沒有、我們不能」。

至於中國「封城」行動,WHO給他們肯定的評價,陳建仁則認為,封城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因此與其要等到疫情很嚴重、要封城,還不如剛開始在醫院裡面知道有群聚感染的時候就去做防疫。封城是後面的事情,但是前面那一段,WHO到現在為止,都一直沒有強調。

他說,這一次,他覺得,整個全球防疫動員的情況是有一點晚了!如果早一點給中國一些幫忙、早一點給他們一些專業上或者是物資上的援助,讓他們能夠控制武漢的疫情,全世界應該就不會受到這麼大的影響。「所以我覺得WHO的專家比較看後面來收拾殘局、沒看前面來遏阻蔓延,但是防疫一定要看前面,不能看後面」。

中時 崔慈悌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