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號發現火星古代生命證據

一支國際天體生物學家小組聲稱,NASA的「好奇號」(Curiosity )火星探測器所發現的有機分子,可能是火星生命的證據。

未來主義(Futurism)報導,好奇號是目前在火星上最先進的探測車,它具有分辨多種化合物的能力,也能分析與進行簡單實驗,它曾經發現火星上有「噻吩」(thiophene,系統名1-硫雜-2,4-環戊二烯),正是這種物質,引發火星生命的討論。

噻吩分子具有排列成環的四個碳原子和一個硫原子,並且碳和硫,都是生物必需元素。這使得一些科學家認為,火星上的噻芬,也有可能是生物過程出現的。

《天體生物學》雜誌(Astrobiology )一篇論文表示,「噻吩」是地球上是生物合作的,它會在煤、原油中出現,甚至美食家和野豬所鍾愛的蘑菇-白松露也有,在地球,它是因細菌代謝所產生的化合物。論文的作者-華盛頓州立大學的天體生物學家戴克·舒爾茲·馬庫奇(Dirk Schulze-Makuch)表示:「我們確定了噻吩的幾種生物途徑,在理論上,似乎比化學途徑更可能,假如在火星上也發生過生物作用,那麼這就代表火星上曾經有過生物。」

如果這些化合物確實是生命的標誌,那麼它們出現在什麼時候?可能遠至三十億年前,細菌分解硫酸鹽的的結果。

不過,流星撞擊,提供了一種非生物解釋。因為噻吩也可以通過熱化學硫酸鹽還原法產生,該過程涉及將一組化合物,加熱到120度或更高的溫度分解產生。

馬庫奇承認,現在就說火星上有生物是過於武斷,還需要更多證明才行。他說:「如果在地球上發現噻吩,那麼很容易會認定它們來自生物作用。但是在火星上,還要更多的佐證。」

假如火星的噻吩是生物作用,會在什麼時候呢?可能在三十億年前,火星還是溫暖濕潤的時代,當時的細菌促進了硫酸鹽還原過程,從而產生了噻吩。

儘管好奇號火星探測車提供了許多線索,但是車上使用的技術,是一種乾餾法,將較大的分子,利用加熱分解為各個成分,然後以質譜儀來分析蒸發氣體有什麼物質,因此科學家只能觀察產生的碎片。

下一輛登上火星的探測車「羅莎琳富蘭克林號」(Rosalind Franklin),具有更好的偵測器,它攜帶火星有機分子分析儀(MOMA),可以使用破壞性較小的分析方法。探測車預計將在2020年7月發射升空。

羅莎琳富蘭克林,是20世紀初期的美國女科學家,她首先拍攝到DNA雙螺旋結構照片,許多人認為,她與雙螺旋結構提出者-詹姆斯華生(James Watson)、法蘭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 ),是同等重要,也應該得到諾貝爾獎。

馬庫奇希望,新探測車可以查看碳和硫同位素比例,假如化合物中,重同位素和輕同位素比率不同,那麼這可能就是「生命的信號」。

他說:「有機體是懶惰的。他們寧願使用元素的輕同位素形式,因為它消耗的能量更少。因此生物所產生的物質,輕同位素比例會比較高。」

然而,即使下一輛火星車傳回了這樣的同位素證據,也仍不足以確切地證明火星上有生命,或者曾經有生命。

對此,馬庫奇表示「這就是人類應該登陸火星的原因,需要我們實際派人到那裡,太空人通過顯微鏡觀察,並看到正在移動的微生物。到時候,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中時電子報 江飛宇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