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讀完!國民黨動亂30年:從一黨獨大到分崩離析

國民黨從一黨獨大走到如今分崩離析,絕非一朝一夕,中間經過主流非主流二月政爭、新黨出走、直選委選爭議、廢省、連宋分裂、廻光返照、馬王政爭,有如溫水煮青蛙一步步走向衰亡,李登輝從內部瓦解自然居「首功」,馬英九不能掌握中興契機,軟弱無能則是最後一根稻草。國民黨會倒怨不了別人,一切都要怪自己。

第一部曲 主流非主流二月政爭

國民黨一向暗鬥多過明爭,1990年的主流非主流之爭卻是公開絕裂。

1990年2月李登輝競選連任,副手之爭成為引爆點。李登輝屬意安靜無聲的總統府秘書長李元簇,黨內卻有不同聲音,特別是當時的行政院長李煥,認為李登輝一意孤行,於是在國民黨臨中全會上發難,要求以秘密投票而非起立鼓掌方式通過人選,雙方人馬連夜串連動員,情治單位甚至介入監聽,最後李登輝慘勝,李元簇成為國民黨提名的副總統,這一役也打響「兩宋一蘇」名號,宋楚瑜、宋心濂、蘇志誠一戰成名。

非主流派落敗後並不死心,軍系國大緊咬不放,推出林洋港、蔣緯國的林蔣配與國民黨提名的雙李配抗衡。當年正副總統仍是由國大代表選舉產生,由於國會尚未全面改選,老國大占絕大多數,其中軍系實力尤其驚人。軍系串連力挺的林蔣配聲勢水漲船高,給予雙李配極大壓力,李登輝的王座眼看不保。

李登輝是第一位台籍總統,擁有一定的民間聲望,林蔣配的節節進逼在民間造成極大反彈,外省人欺侮台灣人的耳語不斷,加上國大長年未改選向為人所詬病,大學生群起反彈,中正紀念堂的野百合學運有如大火燎原,民間挺李聲浪高漲,林蔣配淪為強弩之末,最後由八大老出面化解,李登輝順利當選總統。

主流非主流一開始只是民主程序之爭,但沒多久就變質為省籍問題,加上民進黨的暗助,才當總統不到兩年的李登輝把以外省籍為主的非主流派打得潰不成軍,省籍鬥爭也成為第一階段國民黨內鬥的主旋律。

第二部曲 新黨出走 國民黨元氣大傷

主流非主流之爭吹響國民黨分裂的號角,在立法院則形成新國民黨連線與集思早餐會的代理人戰爭。新國民黨連線本省外省各半,以趙少康、郁慕明、李勝峰、陳癸淼為首,個個能言善道且戰鬥力十足;集思會則以地方派系為主,清一色本省籍,成員包括黃主文、陳哲男、吳梓、饒穎奇、紀政等,扮演挺李急先鋒,1992年立委選舉甚至高舉台灣國民黨大旗,雖然得到黨中央的強力支持,結果卻非常不理想,多人高票落選,但無損他們在李登輝心目中的地位。

集思會要角後來多半投靠民進黨,陳哲男當了陳水扁的台北市民政局長、總統府副秘書長;黃主文成了台聯黨主席,兒子黃適卓則參加民進黨;紀政在東奧公投中扮演急先鋒,完全無視當年她一手催生的中華台北。

1992年立委選戰最著名一役是澎湖「內戰」,新國民黨連線的陳癸淼大戰集思會力挺的林炳坤,雙方展開焦土作戰,結果陳癸淼在黃復興黨部的力挺下勝出。選後李登輝展開報復,非主流頭號大將郝柏村的行政院長一職遭摘除。

新國民黨連線立委選舉大有斬獲,成為黨內最強而有力的反對派,對李登輝而言有如芒刺在背,雙方關係愈來愈緊張,1993年新國民黨連線集體出走成立新黨。

附帶一提,在日本長期執政的自民黨也遭遇跟國民黨相同問題,同志出走成立新黨,黨主席細川護熙還成為日本總理,日本經驗也多少鼓舞趙少康等人出走的決心。

1994年台北市長選舉,新黨推出金童趙少康參選,國民黨則由李登輝門生黃大洲出馬,分裂的藍軍碰上團結的民進黨必敗無疑,陳水扁漁翁得利當選市長,為6年後的政黨輪替埋下第一顆種子。

1995年立委選舉新黨喊出三黨不過半,造成國民黨很大的壓力,選舉結果出爐,若非扁系立委跑票,立法院恐將變天,施明德將取而代之。不只立法院長改選國民黨差一點翻船,行政院長也非常不順利。當年不像現在總統想提名誰就提名誰,需要經過立法院同意,強人總統李登輝認為綁手綁腳,1996年當選連任後啟動最大政治交易,用涷省交換民進黨同意放棄立法院閣揆同意權。

第三部曲 直選風波 李登輝聽民進黨

1992年國會全面改選,總統如何產生成為一個不得不解決的問題。國民黨一開始主張委任直選,方法類似美國的選舉人團制度,由人民選出選舉人團,再由選舉人團選出總統,亦即全面改選國大代表,再由國大代表選出總統。馬英九、施啟揚當時銜命溝通宣揚,沒想到李登輝有自己的盤算,在黨內無人知情的情況下大轉彎,全面倒向民進黨力挺的公民直選制。此議一出全黨嘩然,馬英九、施啟揚立馬變豬八戒裡外不是人,馬英九就自嘲說:「我講的話你們還會相信嗎?」

李登輝被戲稱是一個半黨的黨主席,連民進黨主席黃信介都恭維他英明,但這一個半究竟是一個國民黨半個民進黨抑或一個民進黨半個國民黨呢?或許大家仁智互見,至少總統直選這件事是一個民進黨、半個國民黨,民進黨講的話他比較聽得進去。

第四部曲 廢省大計 滅宋啟動

1996年李登輝當選第一任民選總統,原本就十分自負的他更是信心滿滿,偏偏立法院國民黨只是脆弱多數,民進黨與新黨又大喝和解咖啡,國民黨面對政策難以推動的窘境,被人予取予求,李登輝當然難以下嚥,1996年底李登輝再度啟動修憲,但結果讓當時紅遍半邊天的台灣省長宋楚瑜方寸大亂,因為民進黨主席許信良早已夜奔敵營,跟李登輝達成魔鬼交易。李登輝除了承諾廢省外,還同意用政黨補助金紓解民進黨的財務困境。

李登輝一心想當不受節制的總統,加上急於為兩國論鋪路,竟然不惜犧愛將宋楚瑜的政治前途,用廢省交換民進黨放棄行政院長同意權。宋楚瑜的省府團隊當年兵強馬壯,要錢有錢、要人有人,被形容為台灣的葉爾欽。一旦涷省,等於武功被廢,宋楚瑜反彈可想而知,一度神隱20多天。他當時最有名的一句話就是「請辭待命」,無奈形勢比人強,黨內雖然對廢省有雜音,但在李登輝軟硬兼施下,藍、綠國大攜手完成修憲,一起廢了擁有上百年歷史的台灣省,也埋下日後連宋分裂的火種。

第五部曲 連宋分裂 第一次政黨輪替

2000年總統大選,由李登輝欽定的接班人連戰代表國民黨出征,原本以為十拿九穩,沒想到宋楚瑜執意出走,一個分裂的國民黨對上一個團結的民進黨結局可想而知,台北市長新敗不久的陳水扁以不到40趴的得票率當選總統,中華民國史上第一次政黨輪替。

國民黨敗選交出政權,李登輝成為眾矢之的,群眾包圍中央黨部及總統官邸要求李登輝下台,過去都是李登輝利用群眾修理對手,李登輝頭一次面對人民力量,說不怕是騙人的,他找來連戰長談,沒想到連也認為李應交出黨主席,而且「愈快愈好」。李登輝自知大勢已去,決定辭去國民黨主席。但此仇不報非君子,李表面淡出政壇,其實仍伺機而動。2001年李再度出手,號召國民黨本土派出走成立台聯,希望能在藍綠之間扮演關鍵少數,當年底的立委選舉台聯大有斬獲,損失的自然是國民黨,加上宋楚瑜也自創親民黨,國民黨一下子由第一大黨退居第二大黨,而由民進黨取而代之。

第六部曲 廻光返照 馬英九亡黨亡國

陳水扁執政8年以貪汙收場,造成民怨沸騰,讓國民黨有了東山再起的機會,台北市長馬英九人帥學歷好自然成為國民黨中興明主,2008馬英九果然以秋風掃落葉之姿打敗民進黨的謝長廷,全國人民望治心切,特別是監營對他寄望頗深,沒想到馬英九的表現令人大失所望,軟弱無能的個性展露無遺,特別是剛愎自用識人不明,第二次政黨輪替變成國民黨迴光返照,黨不成黨、國不成國,完全執政的國民黨被馬英九整到奄奄一息,2016兵敗如山倒。

馬英九執政期間徹底讓國民黨空洞化,8年下來沒有替國民黨培養什麼像樣的人才,他所任用的政務官在國民黨下台後消失無踪,幾乎沒有人站出來替國民黨說話,不像民進黨即使下台,還有大批人願意效忠,馬英九的失敗莫此為甚,但顯然他還不自知,下台後還指點江山。如果他說的都對,為什麼8年執政落得眾叛親離?

第七部曲 馬王政爭 國民黨再度交出政權

馬英九的無能在第一任展露無遺,2012年好不容易驚險過關,馬英九仍然恣意而行,加速國民黨敗亡的腳步。2013年的馬王政爭成為最後一根稻草。奇怪的是,馬英九知道要當全民總統,卻不曉得要做全黨總統,身兼黨主席卻不知團結黨內同志,搞得黨內四分五裂,寧願用國家資源餵養親綠人士,卻嫌當初抬轎的藍營人士臭又沒水準,想整肅黨內異己,偏偏手法拙劣,沒扳倒對方,反遭對手將軍,2014太陽花學運成為國民黨的催命符,在裡應外合之下,國民黨自此江河日下,2014年縣市長選舉大敗,連一向藍得出汁的台北市都被怪醫拿下,馬又沒有把握剩下的任期,2016年總統選舉,長期執政的國民黨竟然沒人敢出來應戰,中間還演出換柱風波,蔡英文最後輕鬆當選。

民進黨充分運用完全執政的絕對優勢,利用黨產會、促轉會等單位刨國民黨的根,國民黨黨產遭涷結,被笑稱連駡蔡英文的廣告都要蔡英文簽名才能播出,因為錢都被民進黨牢牢掌握。

黨主席無人關注 國民黨還有未來?

國民黨本來是沒機會,沒想到蔡英文執政成績比馬英九還差,給了國民黨一個反攻的機會,加上韓國瑜迅速從南方崛起,2018年縣市長選舉國民黨莫名其妙大勝,全黨上下以為2020大選穩操勝券,只是國民黨老毛病不改,結了疤就忘了痛,馬上陷入無止境的內鬥,高層私心自用,彼此卡來卡去,最後落得慘輸收場。

2020民進黨再度完全執政,國民黨危如累卵,以民進黨趕盡殺絕的作風,百年大黨正面臨滅頂危機,但國民黨仍不知團結,繼續鬥來鬥去。國民黨內鬥30年,民眾早已厭倦,連媒體都失去胃口,國民黨主席選舉彷彿不存在,少有人關心,你說這樣的國民黨還有未來嗎?

中時電子報 李俊毅、黃樹德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