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罵、騷擾和暴力:疫情中美國華人面臨雙重危險

紐約時報報導指出,隨著新冠疫情在美國蔓延,美國華人面臨新冠和種族歧視的雙重危險。害怕去超市,害怕一個人坐地鐵或公交,不敢讓孩子出門。很多人描述了在公共場合被吼罵的經歷–這種陡然發洩的仇恨,讓人聯想到2001年9月11日恐怖襲擊之後美國穆斯林所面對的情景。

報導指出,3月9日在舊金山市,朱媛媛(音)走在去健身房的路上,想著這恐怕是最近最後一次去鍛煉了。這時,一個男人衝著她吼起來。罵聲裡針對中國。然後一輛公車駛過,她回憶說,這個男人衝著公車喊道,”壓死他們。”她試圖離他遠一點,但交通燈變了,她只好跟他一起在人行道邊等著。她可以感覺到對方正瞪著她。隨後,突然地,她意識到:他的口水落在自己臉上和心愛的外套上。

朱媛媛震驚不已,慌忙趕去了健身房。她今年26歲,五年前從中國大陸搬到美國。到了健身房,她找到一個沒人看得見的角落,無聲地哭了。

“那個人看起來一點也不奇怪或憤怒,你知道吧?”她描述那個施暴者,”他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人。”

隨著新冠病毒攪亂了美國人的生活,美國華人面臨著雙重危險。他們不僅要像其他人一樣竭力躲開病毒,還要與日漸增長的語言及身體形式的種族主義攻擊做爭鬥。其

在過去一周的採訪裏,近20位美國亞裔受訪者說他們感到害怕–害怕去超市,害怕一個人坐地鐵或公交,不敢讓孩子出門。很多人描述了在公共場合被吼罵的經歷–這種陡然發洩的仇恨,讓人聯想到2001年9月11日恐怖襲擊之後美國穆斯林所面對的情景。

然而,不像2001年,布希總統敦促人們對美國穆斯林寬容,這一回,川普總統使用的語言,在美國亞裔看來是在煽動種族攻擊。儘管川普在昨日一改前態,表示不應該對亞裔有歧視仇恨。

報導指出,川普和他的共和黨同僚有意稱新冠病毒為”中國病毒”,無視世衛組織反對使用地理名稱命名疾病的指導意見,這樣的名稱在過去引起過強烈反對。

自馬里蘭州霍華德縣的流行病學家托尼•杜(Tony Du)說”如果他們繼續這樣用,孩子們也會開始這樣說,”來。他為自己8歲的兒子賴瑞感到擔憂。”我8歲的兒子會被其他孩子叫做中國病毒。這很可怕。”

杜先生說,在Facebook上說,”這是我在美國生活20多年以來最黑暗的一天。”

州立三藩市大學(San Francisco State University)發現,從2月9日到3月7日,關於新冠病毒和針對亞裔歧視的新聞文章數量增加了50%。首席研究員、美國亞裔研究教授張華耀說,這些資料”只是冰山一角”,因為只有最惡劣的案例才會被媒體報導。

專注美國亞裔的新聞網站Nextshark的創始人和執行總監羅焌諺介紹,以往網站每天收到幾條線索,現在則是每天幾十條。”我們從來沒有收到過這麼多針對亞裔的種族主義的新線索,”他說,”太瘋狂了,我的員工得狂加班才能跟上。”他說正在增聘兩個人來幫忙。

沒人能倖免于成為攻擊目標。周醫生是曼哈頓一家大型醫院急救部主任,站在抗擊新冠病毒的最前線。他說他注意到過去幾周裏,有一些人在靠近自己時會試圖用襯衫遮住口鼻。

周醫生利用業餘時間購買了一些防護用具,比如護目鏡和面罩,這樣萬一醫院物資短缺,他可以提供給自己的團隊。他說,週三晚上在家得寶(Home Depot)往購物車裝滿面罩、口罩和防護服之後,他被三個二十多歲的男人騷擾,他們一直跟到了停車場。

“我聽說過其他亞裔被攻擊,但只有當你自己被嘲弄時,你才有真切感受。”他這樣說。他表示,怕如果美國死亡人數顯著升高,混亂會失控。48歲的杜已經擁有槍支,但他說自己將購買一把AR-15型步槍。

《紐約客》的撰稿人樊嘉揚說,上周她出去扔垃圾的時候,一個路過的男人因她是中國人面孔而罵她。

“在這個國家的27年裏,我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她週二在Twitter上寫道,”我從來沒有感到要因為自己的長相而害怕出門扔垃圾。”

在加利福利亞聖費爾南多山谷,一名16歲的亞裔男孩在學校遭到攻擊,欺淩他的人指責他有新冠病毒。他被送往急救室檢查是否有腦震盪。

在紐約市,一名戴口罩的女性在曼哈頓的一個地鐵站被拳打腳踢,皇后區的一名男子被人跟蹤到公交站,對方對他進行辱罵,並當著他10歲兒子的面打他的頭。

人們趕緊進行自我保護。一名男子為紐約不敢獨自搭地鐵的亞裔發起來了一個Facebook同行小組。華盛頓特區的一些槍支店鋪說,現在首次購買槍支的美國華人激增。

據馬里蘭州羅克維爾槍支店開戰武器(Engage Armament)的老闆安迪•雷蒙德(Andy Raymond)介紹,3月前兩周的大部分顧客都是華裔美國人或中國人。

羅克維爾有五分之一的居民是亞裔,雷蒙德說他對3月初開始的中國客流感到吃驚–尤其是中國大陸來的綠卡持有者– 這些人群以前極少光顧他的店。

“源源不絕,我從沒見過這樣的事。”他說。

雷蒙德說,亞裔顧客很少願意談論購買槍支的原因,但當一個店員向一個女人問起時,她哭了出來。”為了保護我女兒。”她說。

對於美國出生的亞裔來說,突然有一種被注視的感覺,這種感覺既讓人不安又陌生。”是一種厭惡的眼神,”來自馬里蘭的韓裔戲劇導演丘爾•孔(Chil Kong)說。”就像是說:’這是我的世界,你怎麼膽敢在這裏存在?你讓我想到這個病,而你不屬於我的世界。'”他接著說:”對於在這裏長大、期待這裏同樣也屬於他們的人來說,尤其困難。我們不再生活在那個世界了。那個世界不存在。”

在亞裔美國人之間還存在公共場合是否戴口罩的爭論。戴口罩會引來不必要的注意力,但不戴同樣也引來注意力。朱媛媛說住在中國的父母提出給她寄一些。

“我就說,’千萬不要。'”她說。她表示,怕戴了口罩會引來身體攻擊。”我的很多朋友都在社交媒體發帖子說:我們不戴口罩。戴口罩比病毒還危險。”

中時 孫昌國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