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已分析新冠病毒的尖刺特徵 尋找弱點

當一種新疾病冒出來時,世界各地的科學家便分工合作的採取行動,相互分享所找到的線索。明尼蘇達大學(UM)的研究人員通過研究新冠病毒(SARS-CoV-2)表面尖刺的蛋白質結構,發現它確實與SARS有些差別,變得更容易傳染。

科學警報( Science Alert)報導,明尼蘇達大學團隊,使用X射線晶體學技術,製作了新冠病毒尖刺蛋白質結構的3D模型,顯示了刺突蛋白的外觀,以及對人類細胞的結合方式。

冠狀病毒的外觀就像個布滿突刺的球,而這些刺其實更像是一把又一把的鑰匙,它們試著附著在人類細胞(尤其是肺細胞)上,這些「鑰匙」會尋找人類細胞表面的「受體」(類似鎖孔)。我們現在遇到的情況就是,新冠病毒的「鑰匙」,能夠輕易的「開鎖」,於是感染力超強。

生物醫學研究員李方(Fang Li)解釋說: 「總而言之,我們現在必須瞭解病毒蛋白的結構特徵,以及它是如何與人類細胞接觸,充份明白以後,我們才可以設計出阻止病毒與人類細胞結合的的藥物,這稱為干擾素,像現代戰爭的干擾雷達一樣。」

我們所看到的這些蛋白質結構,就像一堆亂成一團的線頭,但是看得懂的於生物學家而言,這是一個 非常有用的模型。他們從中發現3件重要的事:

1.新冠病毒SARS-CoV-2,與2002~2003年的SARS確實出現一些突變,它們的刺突蛋白,已發展出與人類細胞受體結合新策略,從而使它更容易傳散與感染。

2.蝙蝠身上的病毒株,與人類新冠病毒有不少差異,顯示蝙蝠病毒株,至少需要歷經好幾代的突變,才能成為欺騙人類受體的形狀。

3.中國大陸的研突單位,已從穿山甲身上,分離出兩種冠狀病毒株,發現其中一種穿山甲病毒,可以很好地識別人類受體,這意味著穿山甲確實很可能這次新冠病毒的中間宿主。

這些表面蛋白的模型結構,將會分享給全世界各地的研究小組,大家集思廣義,從這些線索中,開發治病療病毒的藥物,或是疫苗。

中時電子報 江飛宇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