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人這樣掃墓 不怕成防疫破口

宋朝人掃墓時間長達一個月,照著方式不怕成防疫破口。(圖/本報資料照片、馮惠宜攝)
宋朝人掃墓時間長達一個月,照著方式不怕成防疫破口。(圖/本報資料照片、馮惠宜攝)

受到新冠肺炎影響,外界擔心清明連續假期成為防疫破口,政府不斷宣導疫情關鍵時期大家不要群聚掃墓,但其實早在宋朝時所施行的掃墓方式,也很適用於現況。青年學者李開周在《逛一回鮮活的宋朝民俗》著作中,揭露宋朝人的掃墓方式,並非侷限在清明節當日,而是整整一個月的時間都行,同時他們也採取自己步行前往的方式,減少搭乘公共交通工具以避免群聚感染風險。

【精彩書摘】

清明節早晨,取得新火,引燃柴禾,倒掉冷飯,改吃熱食,寂寞了幾天的鍋灶恢復了往日的熱鬧,美好生活繼續。但在某些地方,例如山西一帶,還要禁火到清明以後。結果呢,清明節上墳,不能燒紙,只能把紙錢撒到墳頭上,掛在樹枝上。

莊綽《雞肋編》卷上:「寒食火禁,盛於河東,而陝右亦不舉爨者三日。……上塚亦不設香火,紙錢掛於塋樹。」山西與陝西極重火禁,清明上墳也不能燒紙,將紙錢掛到墳墓旁邊的樹上,一串串,一簇簇,彷彿花朵盛開。

寒食禁火,不讓吃熱飯,這個風俗極壞;上墳不讓燒紙,倒值得我們效法。現代清明掃墓,很多地方仍有燒紙錢和放鞭炮的惡習,鄉間墳墓稀疏,天廣地闊,鞭炮聲不顯得刺耳,如果是去城郊的公共墓地,鞭炮聲震耳欲聾,火藥味鋪天蓋地,紙灰與炮仗齊飛,簡直能把你嗆得喘不過氣來,使本來就糟糕的空氣品質變得更加糟糕。

記得二○一一年清明節,我攜家帶眷返鄉祭祖,剛從後車廂裡取出供品,就看見遠處黑煙滾滾,村頭一戶人家的廚房失火了。為什麼會失火呢? 原來那戶人家緊挨著一片楊樹林,楊樹林後面是一小片家族墓地,人稱「楊樹墳」。楊樹會開像柳絮一樣的白花,白花落在地上愈積愈厚,像火藥一樣易燃。而在那天上午,有人去楊樹墳祭祖,風一刮,把沒有燒盡的紙錢刮到了楊樹林裡,滿地白花頓時變成一排火線,呼呼地燒著了那家的房子。

宋朝山陝一帶,清明節時火禁還在,既然禁止用火,那肯定不能放鞭炮,肯定不能燒紙錢,這樣就不至於製造噪音,不至於增加空汙,不至於造成火災。唯物主義辨證法告訴我們,凡事都有兩面,一面好,一面壞,寒食禁火,對腸胃不好,對環境很好,算是利弊各半。

不過,宋朝人掃墓,未必都在清明那天。《歲時廣記》第十五卷「百四日」條:

民間以一百四日始禁火,謂之「私寒食」,又謂之「小寒食」。北人皆以此日掃祭先塋,經月不絕,故俗有「寒食一月節」之諺。

冬至後第一百零五天為寒食,民間一般從寒食節前一天開始禁火,這一天是冬至後第一百零四天,被人們稱為「私寒食」,又叫「小寒食」。從小寒食那天開始,北方人就可以掃墓了,此後整整一個月當中,都是可以掃墓的日期。故此民間有一句諺語:「寒食一月節。」意思是整個月時間都能掃墓,相當於把寒食延長到一個月。

掃個墓而已,一天就行了,用得著浪費一個月嗎? 其實宋朝人也沒辦法,因為交通太落後了。士子在外遊學, 客商在外售貨,離家可能幾百里,現在開車幾小時可到,過去騎馬、坐轎、搭乘木船,順風掛帆,逆風登岸,最有效的交通工具就是雙腳,一路上可能要花七、八天,打尖住店可能要花幾千文,假如不留出十分充裕的時間,怎麼來得及回家掃墓呢?

(本文摘自《逛一回鮮活的宋朝民俗》/時報出版 提供)

《逛一回鮮活的宋朝民俗》/時報出版
《逛一回鮮活的宋朝民俗》/時報出版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