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綱維改裁被押 原來是為這個

被控掏空公司22億元資產,本被裁定800萬元交保的遠航董事長張綱維,2日在台北地方法院重新開庭後逆轉被押,法院除了認為張綱維犯罪嫌疑重大,他長期經營民用航空公司,國內外人脈、資力甚豐,有能力逃亡,更是讓法院裁定羈押禁見的主要原因之一。

法院裁定理由,在犯罪嫌疑重大部分認為,張綱維擔任遠航公司重整人的時候,沒有揭露自己實際的財務能力,讓人誤信他財務狀況無虞,讓法院陷於錯誤裁定完成重整,並在遠航資產負債表、財務報表上做假帳,遠航已經資金窘迫,還花30億元向關係人樺福、樺富公司購買不動產,也未經民航局核准就自行結束營業。這些經檢方提出事證,法院認定張綱維違反《證券交易法》的申報公告不實罪;《刑法》行使業務登載不實文書、詐欺得利、背信罪等;還有《商業會計法》及《民用航空法》犯罪嫌疑重大。

不過,在遠航以公司名義向合庫貸得22億元用來清償樺福公司借款,因不能確認交易原因及對遠航的損害;及張綱維與他獨資的相關公司確有挹注及代墊資金給遠航,明確數額不能確定,但不能排除張綱維與遠航間有債權存在,所以張提領2430萬元,不能確認有主觀的不法意圖。

在逃亡之虞部分,法院認為張綱維沒有實際居住在限制住居的地址,就已經違背了限制住居的命令,而且張綱維長期經營民用航空公司,國內外人脈、資力甚豐,有能力逃亡,又突然提領大量現金,把名畫之類的個人財產搬到親友處,準備逃亡的可能性很高,而且張又自承無法面對債權人,躲避地下錢跟黑道,有生命危險,足夠認定張綱維有逃亡之虞。

至於禁見的部分,法院認為這件案子案情複雜,而且涉及財會專業,不是張綱維一個人或少數人可以做到,有共犯存在,且張是遠航唯一股東及負責人,卻把重要的會計作帳‘不動產交易都推給財務部或他人,自稱沒有相關專業一概不清楚,已經是避重就輕。在停止營業部分,有沒有對公司指示的陳述也跟遠航的公告不符,所以有足夠事實認定張有勾串共犯、證人之虞。

由於犯罪嫌疑重大、有逃亡及患證之虞,而且案情牽涉數十億元的會計造假跟背信,張綱維與共犯可以透過各種媒介不受時空限制的進行溝通,沒有羈押以外的替代手段,所以法院認定有羈押必要,裁定張羈押禁見。

中時 張孝義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