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晚醒來300次 名醫靠它解決

奇美醫學中心睡眠中心主任、加護醫學部主治醫師陳志金,自己就是重度睡眠呼吸中止症患者,他永遠忘不了第一次做完睡眠檢查,「結果真是令人難以置信:每小時呼吸停止36次(每次都在10秒鐘以上),最長的是停止46秒。我不會潛水,不知道原來自己可以閉氣這麼久。」

「更嚇人的是血氧的下降。身為胸腔科醫師,平時看到病人血氧飽和濃度下降到90%以下時,就已經替他感到擔心了。看了睡眠檢查報告才傻眼,自己的血氧居然可以低到76%,」陳志金說。

從小聽著父親的打呼聲長大,陳志金直到念大學前都不知道自己也會打呼,是在室友的抱怨和經過一個晚上的「錄音存證」,才接受了「我會打呼」這個事實。

後來的日子,陳志金怕吵到室友,每晚都要等室友睡了才敢睡;坐火車、上課、聽演講、坐飛機時,他常覺得睏,又怕睡著打呼被別人投以異樣眼光,經常必須用力咬手指來驅趕濃烈的睡意。

陳志金長久以來,即使晚上睡了也是翻來覆去,半夜經常被胃酸嗆醒、冒冷汗、心跳加速、感覺被掐住脖子、還常常夢到溺水。早上起來覺得喉嚨乾、頭痛、精神不濟,白天不斷打瞌睡。

最可怕的是「鬼壓床」,「自己明明已經醒來,卻張不開眼睛,全身動彈不得,只能念經求神保佑,驅走鬼怪。這種可怕的經驗幾乎是每晚都發生,也曾懷疑自己是否『卡到陰』,後來才知道那是『睡眠麻痺』,也是睡眠呼吸中止症的症狀之一,」陳志金說。

當上住院醫師後,因為不認識這個疾病,陳志金總以為打瞌睡是因為常值班、睡眠不足,渾渾噩噩度過3年的住院醫師生活;準備內科專科考試時更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每次拿起書本就猛打瞌睡,記性也是特別差。」

「直到有一天,我從書上念到這個病,比對起來,症狀真的是一模一樣。」當時的教科書很少提到睡眠呼吸中止症,台大醫院也正要開始做睡眠檢查,沒想到陳志金睡眠檢查做下來,竟然發現一個晚上醒來300次(腦波上顯示的醒覺,並非一般人所認知的醒覺),讓他驚呼,「睡眠被切成300段,難怪隔天精神那麼差。」

中時電子報 杜欣穎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