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軍粉專潛入疫情記者會專黑媒體?指揮中心急切割

「Gxxxxp新聞」對特定媒體的發問,整體成逐字稿,並加以酸言酸語。(截自該臉書)

「Gxxxxp新聞」對特定媒體的發問,整體成逐字稿,並加以酸言酸語。(截自該臉書)

指揮中心急切割該名粉專記者。(截自記者手機)

「Gxxxxp新聞」內容常為民進黨美西黨部轉po。(截自該臉書)

指揮中心以防疫之名,3月8日進行媒體位置抽籤,限制文字、攝影人數,且媒體採「實名制」,記者有固定的位置,提問需報上自家媒體名稱,各家媒體都乖乖遵守了。然而指揮中心對於「媒體」的定義卻顯得十分模糊不清,卻讓一個成立不到2個月的「Gxxxxp新聞」臉書粉專小編黨X馨也以「媒體」身分入場。指揮中心面對記者們的質疑,卻以一句「請定義何謂媒體」帶過,轉身卻私下「搓湯圓」要求該媒體別再出現於新聞現場。但究竟誰可以獲得有限的名額?指揮中心還是沒有給明確標準。

指揮中心自訂規則,也有義務要維持遊戲規則的公平性。然而最近,黨X馨在離開網媒「放X」後,另行以「Gxxxxp新聞」臉書粉專記者的身分入場,但經查「Gxxxxp新聞」是一個今年3月2日才成立的臉書粉絲專頁,發文內容大抵分為兩類,一種是報導指揮中心防疫工作上的正向表現,另一種是將記者會上中時和聯合的提問和指揮中心的回應打出逐字稿,並加上一些粉專本身對中時或聯合提問內容的酸言,除此之外,一般媒體常有的各種各類其他新聞的報導卻十分罕見,這算是媒體嗎?

如果發文內容如此單一且只有2千多名粉絲的「Gxxxxp新聞」也可以算是「媒體」,且獲得指揮中心青睞,享用入場資格的話,每天上萬人觀看且形形色色新聞種類都有的批踢踢八卦版或臉書爆料公社,其版主是否也可以媒體身分自居,要求指揮中心給予入場名額?如果該名「記者」成立「Gxxxxp新聞」」就可以入場佔據名額,那其他媒體的記者是否也可以自行成立臉書粉專然後要求入場,這樣原本的社交距離規範還能維持嗎?

22日各家媒體聽到自稱是「Gxxxxp新聞」記者的人士再度提問後,便向指揮中心曹主任反映,詢問指揮中心對於媒體的定義究竟是甚麼?儘管後來「Gxxxxp新聞」的小編黨X馨以網路私訊告知其他媒體,曹主任已請她不要再到記者會現場了,但指揮中心還是沒有說明開放入場的標準,今天在其他媒體的質疑下請走了「Gxxxxp新聞」,改天會不會又選擇性的開放特定人士入場?

而且更耐人尋味的是,「Gxxxxp新聞」小編黨X馨之前在網媒「放x」時,即鎖定中時、聯合記者發言斷章取義、扭曲報導,且立場對指揮中心即特別親善,綜觀其發言,在正式的疫情記者會中,常以「指揮官辛苦了」、「我們都知道指揮官很辛苦」作為起手式。

3月10日,這名「記者」表示,「記者會每天開,大家看到指揮官都很安心,但疫情是長期抗戰,是否會考慮長官輪流休息?」

4月1日,這名「記者」說「今天看到有人說部長有雙胞胎,所以才不會過勞,可以到現場,不知道指揮官有看到嗎?有沒有會心一笑?」

最為經典的,則是4月9日的發言,「看到部長用全英文向世衛喊話,請問部長如何讓自己的英文好?」、「有沒有想要勉勵小朋友關於國際化,為台灣發聲的部份?」,這次的提問遭網友砲轟,從此便改以「Gxxxxp新聞」「記者」的身分,繼續待在指揮中心,4月11日起,不再使用「放x」記者的頭銜。

是否因為立場親善、「順時鐘」,所以在離開「放x」之後可以繼續優先獲得入場資格?據了解,「Gxxxxp新聞」「記者」黨X馨是經過「臨時採訪申請」取得出席資格,至於她如何取得入場資格?負責審核的指揮中心公關室卻對眾多媒體詢問「已讀不回」;據了解,此僅有2000多粉絲的粉專,有多則文章被民進黨美西黨部轉貼,一個在3月才成立,內容僅有指揮中心並在指揮中心記者會潛伏的「媒體」,不引人政媒、網軍聯想也難。

中時 季節、陳人齊、林周義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