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造成經濟不景氣 連毒品業都蕭條

新冠病毒COVID 19造成全球的商業停滯,這種不景氣浪潮也衝到毒品產業鏈,在交通不流通,以及城市封閉的情況下,毒品也不好賣了。秘魯的古柯樹種植農甚至向政府要求紓困。

路透社報導,從美墨邊境的荒原,到安第斯山脈的古柯樹農場,再到倫敦和巴黎的販毒小混混,都因為生意不好而苦苦掙扎。

秘魯古柯園種植組織的頭目朱利安·佩雷斯·馬爾基(JuliánPérezMallqui)說,自上個月秘魯封國以來,出售給毒品生產商的古柯葉價格已下跌70%,他說,價錢甚至跌破賣給合法古柯市場的政府單位,所以他現在打算要求政府,購買他們生產過多的古柯。

佩雷斯說,「就像世界上其他所有人一樣,這個產業被搞砸了。」

秘魯禁毒警察拉米雷斯(MiguelÁngelRamírezVásquez)表示,現在的情況就像「生產線輸送帶被按了關閉電鈕」,由於邊界關閉,航班減少,公道更加嚴格地巡邏,毒品團伙在運送毒品方面遇到了麻煩。他說:「沒有人在買,沒有人在賣 ,一切都癱瘓了。」

拉米雷斯對佩雷斯這種種植者要求的「疏困計劃」不屑一顧,他說:「價錢對他們有利的時候,他們把古柯賣給了毒販。現在價錢不好,他們希望獲得政府的支援…這些農民有長進嗎?不會種鳳梨啊?」

總部位於美國的商業智庫公司《全球金融誠信》(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稱,拉丁美洲是全球毒品貿易的中心,據估計,每年毒品交易的價值高達6500億美元。幫派負責生產和運輸可卡因、大麻、甲基苯丙胺、海洛因以及芬太尼,獲利豐厚,銷往世界各地。

然而,冠狀病毒做到了全世界禁毒當局沒有完成的事情:幾乎在一夜之間,放緩了全球麻醉品的銷售速度,當然,有些人因斷貨造成一定程度的痛苦。

一位幫助該集團生產合成阿片類藥物芬太尼的人說:「由於美墨邊界交通關閉,我們在穿越邊界時遇到了問題,原料帶不進來。但就算帶進來了,銷售管道也零零落落。」

在巴西,販毒團伙也面臨著類似的困境。巴西聯邦稅收局的數據,在桑托斯港口(BRSSZ,Santos),上個月的可卡因緝獲量,與2019年3月相比,下降了67%。桑托斯首席聯邦警察莫拉斯(Ciro Moraes)表示,這麼大的「衰退」,顯然要歸功於COVID-19。

美國安全分析人士說,大多數的麻醉品走私,都選擇蔵在家用車裡,因為家用車往往比商用車來的多,遭攔查的機率較低,然而如今家用車的數量比商用卡車還要少,運毒集團無法將原料或半成品運出去。

一位匿名的芬太尼「廚師」(毒品加工者,如同「絕命毒師」)說「一切原物料都被擋在美墨邊境。」

原材料也不足。墨西哥和美國官員說,合成芬太尼與安非他命的化工原料,大多是從中國大陸、印度和德國的化工行購買,但是現在不管海運還是空運都暫停了,造成供貨短缺。一名生產商告訴路透社,疫情暴發使某些化學原料的價格上漲了三倍,從而壓低了利潤。

法國毒品與吸毒成癮監測中心(OFDT)在4月的報告中指出,在法國,酒吧和聚會場所的關閉,導致可卡因、搖頭丸、K他命和LSD(迷幻藥 )等助興毒品的使用機會大為減少,也就難以銷售。

中時電子報 江飛宇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