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農地到共同墓地…人鬼共居的林森公園大揭密

林森公園內有二座鳥居,其中大鳥居是日治時期台灣總督明石元二郎墳墓所屬,其孫明石元紹昔日曾在市議員陳玉梅協助下,到園內舉辦慰靈追思會,由耆老宣讀祭文,場面慎重。(蘇瑋璇攝)
林森公園內有二座鳥居,其中大鳥居是日治時期台灣總督明石元二郎墳墓所屬,其孫明石元紹昔日曾在市議員陳玉梅協助下,到園內舉辦慰靈追思會,由耆老宣讀祭文,場面慎重。(蘇瑋璇攝)

一座城市,總少不了公園,都市叢林中的唯一綠地,誕生於台灣不過120多年。公園和許多現代化設施一樣,都是日本政府「二手移植」的成果。當時日本政府意圖將臺灣帶向現代化的道路,公園成了大眾的休憩場所,並兼負保健、防災等重要功能。1932年都市計畫中規劃了17座公園。

《公園地景百年流轉》一書透過實地田野考察與資料蒐集,一一重現17座公園的歷史與現況。作者林芬郁為地理與歷史雙學科背景,引領讀者翻閱百年來的地圖、都市計畫圖、報刊、文獻、明信片、照片,讓我們能對臺北公園的地景風貌與歷史脈絡有更多認識。

【精選書摘】

人鬼共居的林森公園(「公十四」公園)

面積2.93公頃的「公十四」公園預定地,位於今中山區新生北路二段28巷、新生北路二段、南京東路一段與林森北路所圍之範圍,隔著林森北路與康樂公園相望,約位於臺北市核心區的西北方。

1.從農地到共同墓地

清治時期,此地屬三板橋庄1,多為農地,有第二霧裡薛支線流經。日治時期隸屬大加蚋堡三板橋,為日本人的共同墓地,但因疏於管理,於1897 年12 月募集資金後興建葬儀堂管理共同墓地。葬儀堂的完工日期不可考,根據《臺灣日日新報》的報導,1898年8月6日葬儀堂在颱風侵襲下毀壞,之後重建的新館於1907年6月8日舉行落成典禮。後遷移至今中山老人暨服務中心附近(新生北路二段與民生東路二段交點處)。

1922年改正町名後此地屬三橋町。據1932年「臺北市區計畫街道及公園圖」研判,在規劃「公十四」公園預定地與「公十五」公園預定地時,此處應該仍位於都市發展核心邊緣,相較於繁華市區,日人公共墓地應算是較易取得之地。

1936年於公園預定地東側闢建「特第一號路線排水溝」。1937年臺北市都市計畫中仍定為「公十四」與「公十五」公園預定地。上方則規劃寬幅60公尺的「公園道第五號」(自三橋町到中庄子)。

(1) 乃木將軍母堂墓與將軍夫婦遺髮紀念碑

1896年10月,總督乃木希典將軍到臺灣赴任時,其母壽子刀自亦跟隨渡海來臺,然因年事已高,於是年12月病逝,安葬在三板橋。1912年明治天皇大葬當日,乃木將軍與夫人為天皇與日俄戰爭陣亡將士殉節,1913年10月5日乃木大將遺髮送抵臺灣後,安置在陸軍司令部內,翌年3 月13 日於三板橋葬儀堂舉行乃木大將與夫人遺髮埋葬式,隨後乃木將軍夫婦的遺髮葬在其母堂墓之側並立碑紀念。

(2) 臺灣總督明石元二郎塋域與鐮田正威墓園的鳥居

「公十四」公園預定地內有大小兩座鳥居,前者屬於第七任臺灣總督明石元二郎塋域,後者則為鐮田正威墓園的鳥居,皆與三板橋的日人墓地有很大的關係。

2.戰後成為人鬼共居的特殊場域

二次大戰後,山東、江蘇的三十三軍團士兵撤退來臺暫居「公十四」公園預定地。另外,第九章還有來臺北奮鬥的勞動階層,在此處搭違建居住。占據公園預定地與計畫道路的違建戶達1,250間,皆蓋在日本時代的「共同墓地」上,形成人鬼共居的特殊場域,曾被視為「都市之瘤」。

1950年,臺北市長游彌堅請錢宗範在原公園預定地南側、原葬儀堂位置開設「極樂殯儀館」。1956年,臺北市政府進行「都市計畫通盤檢討」,康樂里的公十四、公十五仍列為公園預定地。1958年的「一千二百分之一台北市地形圖」上,「特第一號路線排水溝」已闢建為新生北路二段,「公十四」公園預定地上興建中山北路巷弄,1967 年林森北路開通後,將康樂里一分為二。1969年「一千二百分之一地形圖」上標示,公十四公園預定地上闢建聯合汽車駕駛練習場,1987年時練習場改建為臨時停車場。

1974 年「極樂殯儀館」結束營業後,由臺北市政府收回。同年1月9日拆除地上建物後,於原極樂殯儀館(靠南京東路一段與林森北路的交接處)開闢占地0.35公頃的林森公園與地下停車場。1979年6月28日,中區國際獅子會捐獻的民族英雄岳飛銅像在林森公園內(原葬儀堂)揭幕。

1985年時,除林森公園外,「公十四」公園內的康樂市場內還有列管攤位172個,無案攤位201個;違建618間,簡陋木磚造平房、閣樓參差;另有花園餐廳、花圃、永興宮、公廁、墳墓、防空洞一座、垃圾堆積場所等,土地又分屬市有地、國有地與私地。1993年4月,康樂市場內列管攤位174攤,工商營業戶120間,合法房屋5間,違建1,021間,違建戶增加許多。

據1993年12月16日《聯合報》報導,前市長黃大洲曾感慨,當地環境惡劣、恍如人鬼雜居,如同走入活的博物館,看到臺灣早期落後的情形,簡直是「市政之恥」;主導拆遷計畫的工務局也說希望讓臺北市「最後一塊窳陋地區」早日開發。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