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自救靠CPAP氣沛治療 一用8年終於睡好

萬芳醫院耳鼻喉科醫師洪士涵也有呼吸中止症問題,他認為藉由減重改善呼吸中止症,對亞洲人來說成效不大,其實多數呼吸中止症的原因都不明,他自己當初也沒有過重問題,只能推測是亞洲人下巴後縮、呼吸道狹窄,熟睡後就容易堵塞呼吸道。

「如果是咽喉結構導致呼吸中止,可以試著手術切除解決,但因為我病況屬於中度,認為手術改善有限,所以就直接選擇使用『CPAP氣沛治療』。」洪士涵說。

根據美國睡眠醫學會指出,CPAP氣沛治療是呼吸中止的第一線治療方式,主要是透過機器產生持續氣流,維持連續性正壓來打開阻塞的氣道,維持呼吸道通暢。

「我至今已經使用了8年,每晚都戴著CPAP氣沛治療的面罩睡覺。」洪士涵說,第一天還在適應,第二天醒來發現面罩沒被扯掉,而且精神明顯變好。「我當時看了一下手錶,發現自己睡的時間並不長,卻有一種睡很久的感覺。」

國外研究顯示,使用CPAP氣沛治療7年後的心血管風險大幅降低。施振榮日前受訪時,也坦承使用CPAP氣沛治療來控制自己的心血管疾病,他說:「如果生命重要,就試著去適應一個幫助健康的器材。」

目前CPAP氣沛治療的選擇愈來愈多,但台灣仍屬自費項目,要價大約3~5萬元左右,洪士涵笑說這些年來用過無數機種與面罩,現在不僅有符合亞洲人輪廓的面罩,就連氣流也可以針對亞洲人狹窄的呼吸道設計,「想要活命,就不會覺得麻煩。」

更多 CTWANT 報導

中時電子報 CTWANT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