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披露川普如何度過被困白宮的每一天

白宮內部調查顯示,在一些搖擺州總統川普的支持率下滑,這也是他暫時凍結發放綠卡的主要原因。據接近川普的人士表示,這道行政命令是為了取悅他的政治基本盤,也是他感到事態要失控時會採取的典型做法。與之交談過的朋友說,他似乎很不安,擔心會輸掉選舉。而在疫情之下,川普要到中午才會來到總統辦公室。因為看了一上午的電視,來到辦公室的時候他總是情緒不佳。

紐約時報報導指出,其實川普早在5點就起床了,待在白宮主臥,他先是看福斯新聞(Fox News),然後看CNN,再看一眼讓他惱火又欲罷不能的MSNBC。他打電話時候也開著電視,從入主白宮以來一向如此,但現在有一些不同之處。

不管總統調到哪個台,都看不到幫他說話的人。就連福斯這個以往讓他備感安慰的台現在也讓人生氣,因為他們對自己的描繪與他的期望不符。他還會抽時間看紐約州州長郭謨的記者會,仔細搜尋零星的肯定或抨擊。

據十幾位行政官員和關係密切的顧問表示,這樣從未有過的新生活把總統困在了白宮,與以前帶給自己興致的支持者、拜訪者、外出活動和高爾夫隔絕開來。他和副總統邁彭斯每週都會接受新冠病毒檢測。

經濟良好川普賴以連任的基礎。有關他應對新冠病毒的媒體報導一邊倒的負面,民主黨譴責他在疫情面前沒有同情心,缺乏誠實與能力。就連共和黨也批評川普的發佈會冗長、應對批評粗率且沒有成效。

但他的顧問們說,總統的主要關注點是評估媒體如何看他在病毒方面的表現,以及自己是否會成為歷史罪人。”他很煩惱,”川普的經濟顧問斯摩爾(Stephen Moore)說,他原是川普指定加入聯邦儲備委員會(Federal Reserve Board)的人選,後因曾經發表性別歧視言論和不支付子女撫養費的歷史曝光而作罷,”就像被流星砸中了。”

川普經常因為自己在媒體上的形象而勃然大怒。這個月,就有一篇文章讓他大為光火。文章稱,他的衛生及公共服務部部長阿紮爾(Alex M. Azar II)表示,他在1月就警告過川普疫情暴發的可能性。他的助手說,川普對輿論站在阿紮爾一邊感到生氣。總統告訴友人,他認為阿紮爾這是在利用媒體,以他的名譽為代價來挽回的阿紮爾自己的聲譽。

白宮發言人吉德利(Hogan Gidley)駁斥了總統最關心的是與自己有關的新聞的看法,並在一份聲明中說,”川普總統以美國人民的健康安全為重”。

他的助手說,3月中旬是最糟的時刻。當時,病毒造成的死亡和感染病例每天都在攀升,而川普曾輕描淡寫地表示病毒是”中國來的一個傢伙”,並不比流感更可怕。川普的競選捐款代理人、MyPillow的首席執行林德爾(Mike Lindell)在3月晚些時候拜訪了白宮,他說總統看起來很鬱悶,為了安慰他,林德爾拿出手機給他看一個朋友發來的資訊,那位支援民主黨的朋友說川普做得不錯。川普聽到讚揚後振作了許多。”我只是想給他一點信心。”林德爾說。

白宮的每日疫情工作小組發佈會,是一天中川普最期待的時刻。儘管就連一些共和黨人都認為,總統連續兩個小時的政治攻擊、抱怨和不實資訊正在傷害他自己的政治利益。

川普完全聽不進去。助手們說,他將發佈會視為黃金時間節目,是他渴望但無法再參與的競選集會的最好替代品。

川普很少參與發佈會之前的特別工作組會議,而且常常不經準備就站到攝像機跟前。這時,他經常是回頭看到下屬為他準備的當天講話重點的最終版本,但助手們表示,他會在直播宣讀之前用記號筆做一些微調。他會匆忙念完,通常是用毫無起伏的聲調,好儘快進入他享受的記者問答抬摃環節。

批評發佈會的人,包括郭謨,都曾指出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總統一天中有兩個小時都用來主持這個所謂的黃金時間新聞發佈會,那到底誰來對付疫情呢?

就連被指定輔佐總統以最佳方式處理疫情的專家之一佛奇博士(Dr. Anthony S. Fauci)也抱怨,每天要在台上花那麼多時間,對他來說很消耗精力。

對於總統來說,發佈會的效果與初衷相反。召開發佈會的決定對總統來說幾乎是意外達成的。

3月的時候,總統看了新聞中對他在總統辦公室發表的10分鐘講話的報導,感到非常憤怒。那次講話謬誤連連,且在行動方面沒什麼可讓他宣佈的。他向助手抱怨,電視上幾乎沒有人願意為自己辯護。

助手們說,兩天后,解決的方法找到了。川普在玫瑰園(Rose Garden)宣佈全國進入緊急狀態,並回答記者提問。當他對提出”噁心”問題的記者發出警告的時候,川普發現了他所懷念的針鋒相對。病毒不是個完美的敵人–它對他的恫嚇無動於衷–但拿它引誘、攻擊記者,則讓他來勁。

“我不負任何責任。”在回答一個提問時,川普對駐白宮的記者們這樣說道。

他的第一場布會於第二天在簡報室舉行,那是一個星期六。未經事先通知,他穿著polo衫帶著棒球帽來到戰情室,告訴在場的人他打算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參與發佈會。當助手告訴他,即使他不在那個小臺子上,記者也會沖他喊出問題時,他同意上臺。從那以後,他就一發不可收拾。

完成了那個90分鐘或多一點的發佈會後,他回到總統辦公室,打開電視觀看發佈會的結尾,然後跟當時在身邊的核心親信交換意見。

據顧問們說,總統目前對於批評意見比上任以來任何時候都要敏感,因此他的核心親信圈子大大縮水,只剩下幾位長期的助手。

前通訊聯絡主管希克斯(Hope Hicks)今年重新加入白宮,任總統的高級顧問,負責他的日程安排。他的前個人助理麥肯蒂(Johnny McEntee)現在則執掌總統人事辦公室。

希克斯、麥肯蒂,還有本周被提升為負責通訊事務的副幕僚長,同時負責總統社交媒體事務的斯卡維諾(Dan Scavino),是川普與昔日美好時光之間的紐帶。外部顧問會先與這三位聯繫,以確定現在是否是聯繫總統或傳遞資訊的好時機。

川普的新幕僚長梅多斯(Mark Meadows),則還在適應川普的夜間活動習慣。一名高級政府官員說,川普最近曾在淩晨3:19給他打電話。梅多斯與另一位核心親信密切合作,即川普的女婿、實際上的幕僚長庫什納(Jared Kushner)。

“他們真的被困住了,好比坐牢。”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的政治歷史學家馬修•達萊克(Matthew Dallek)這樣形容在危機時刻留在白宮的總統。

很多官員被鼓勵居家辦公,老行政辦公大樓(Old Executive Office Building)人去樓空,但空間狹小的白宮西翼(West Wing)依然人滿為患。通常駐紮在馬路對面的彭斯和他的高級助手,與其他大部分總統的高級助手一樣目前都在白宮辦公,因內部餐廳關閉,他們吃飯靠點外賣。這些助手都不戴口罩,除了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和他一些屬下。

一到總統辦公室,川普通常會聽取每天的情報簡報,有時彭斯也會加入。接著他會與國家安全團隊或經濟顧問開會。

川普一天中不時給州長打電話,還會與內閣部長吃飯,並仔細讀報。他視報紙為正式的簡報手冊,主要讀助手送來的剪報。看到一些報導後,他會給助手打電話,不是讓他們連線某位世界領導,就是就自己讀到的內容問他們問題。

很多朋友說,他們現在不太會打川普的手機,因為覺得他不會想聽自己的建議。聯繫了他的人則說,現在電話變得簡短了:以前持續20分鐘的談話,現在三分鐘就打發了。

川普會接競選經理帕斯凱爾(Brad Parscale)的電話,瞭解最新的民調資料。總統也會給梅多斯和康維(Kellyanne Conway)打電話,詢問關鍵的國會議員競選情況。

總統的助手見縫插針安排了更多讓他保持參與度的機會。上周,幾個新冠病毒的康復者被帶到白宮,川普帶其中一位去看白宮醫生。然後在南草坪主持了美國卡車司機的慶祝活動。

看完每日白宮發佈會的結尾後–發佈會每週舉行7次,有時遲至晚上8點才開–川普就在總統辦公室旁的私人餐廳看電視。一些還沒下班的各位下屬,這時會過來跟他一起把當天再回顧一邊,告訴他自己對發佈會的評價。貼心的食物也準備好了–包括薯條和健怡可樂。

助手們說,最近,隨著政府開始為經濟重啟做準備,他的情緒也開始好起來。不管是公開還是私下,他的新口號都是有理由保持樂觀。

“在隧道的盡頭,我們看見光亮。”川普上周在玫瑰園說道。

如果不在西翼待到很晚,他偶爾會跟妻子梅蘭尼(Melania Trump)和他們的兒子巴倫(Barron)一起吃晚飯。巴倫最近剛在家裏過了14歲的生日。

一天結束,川普回到他忠實的夥伴–電視的身邊。在白宮樓上的私人區域–通常是他自己的臥室或鄰近的小房間–他從一個台跳到另一個台,回顧自己的表現。

中時 孫昌國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