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色情店要求政府補助遭拒 風俗孃陷窘境

日本共同社26日報導說,受新冠病毒疫情影響客人銳減的風俗店(色情店),因為被排除在日本政府公共支援對象之外,目前陷入窘境。由於逃稅情況接連不斷,加之很多店成為黑社會的資金來源,政府拒絕支援,而在風俗店工作的女性失去收入,處境艱難。女性們與暴露出安心工作保障措施欠缺問題的該行業一樣,都面臨走投無路。

在大阪府經營派遣型風俗店的男性(53歲)心灰意冷地說:「由於新冠疫情導致客人減少,業界陷入困境。」該店在職人數為29人,其中包括單身母親以及因人際關係不和諧從原先公司辭職的女性等。疫情導致該店工作銳減,即便服務費降低6成,依然難以留住客人。該店「希望至少守護(在職)女性們的生活」,向中央政府和政府系金融機構諮詢了能否取得支援,而對方的答覆是其「不屬於對象」。

共同社報導說,拉著戴口罩走路不穩的幼兒的手,Misaki(32歲)出現在採訪現場。她與丈夫離婚,一個人養育處在食慾旺盛成長期的孩子們,既沒有來自前夫的撫養費,也沒有父母的支援。

Misaki迄今一直在大阪市的風俗店工作,一個月賺30萬日圓(約新台幣8.3萬元)左右。現在則有時整天連一個客人也沒有,但她說「時間很靈活又能餵飽孩子們的只有這個工作」。

日本政府針對因學校臨時停課而不得不請假休息的監護人提供補貼,在風俗店工作的女性和員工起初不屬於對象,但由於接連被批評是「職業歧視」,轉而將其加為對象。然而,風俗店經營者依然不屬於因新冠疫情導致收入減少的中小企業發放最多200萬日圓的「持續化補貼」對象。

據日本國稅廳介紹,在截至去年6月為期一年對個人實施的稅務調查中,每件漏報金額最多的行業是「色情業」,高達2685萬日圓。由於其中也包含成為黑社會資金來源的店,關於向或許是反社會勢力的對象提供公共支援,政府表示「難以獲得國民的理解」(中小企業廳人士語),態度消極。關於上調中小企業融資額度的資金週轉支援,也以這是「政府不推薦的產業」為由將其排除在外。

共同社報導說,對於政府的這種態度,支援團體「風TERAS」發起人指責稱:「餐飲等行業也存在逃稅以及與黑社會有關的問題。只把色情業定性為惡,這是職業歧視。」東京大學社會性別論教授瀨地山角也憂心忡忡地表示:「若沒有公共支援,對黑社會的依賴程度或將變得更高。」

據該團體介紹,色情業是市場規模高達3兆甚至5兆日圓的巨大產業。其中還有主婦以及同時在公司從事本職工作的人,大型網站介紹的女性多達35萬人。

雖然緊急事態宣言於25日全面解除,但由於密閉程度高、存在感染風險,有可能即便店方恢復營業,客人也可能不會回來。在局面不知何時好轉的情況下,從中感受到價值的女性和迫不得已在此工作的女性都處於艱難困苦之中。

中時 王嘉源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