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10點檔》暴雨深夜恐怖回憶 雨夜屠夫肢解女屍 性器做標本

距今38年前,只要下大雨的深夜,香港民眾幾乎不敢搭計程車,尤其是年輕女性,1982年2月,警方在沙田發現一個裝著女性人頭與一雙手臂的屍袋,已經飄出陣陣腐爛臭味,揭開這起殘忍分屍命案的序幕,警方根據屍體上的刺青,找到死者身分,是在夜總會上班的21歲女子陳鳳蘭。

80年代女刺青極為罕見,陳鳳蘭身上的燕子刺青,成為辨識身分的線索,由於陳鳳蘭生活背景複雜,但有目擊者看見陳鳳蘭最後出現在尖沙咀,搭上計程車消失在街頭,只是線索仍不夠,警方沒有頭緒,命案沉寂半年,一間照相館向警方提供多張屍體支解的照片,成為破案關鍵,警方逮捕前來取相片的男子,同時在公寓裡搜索上千件證物,包括女性器官標本、部份殘肢、手術器材、大批照片及錄影帶,還有受害者私人物品,他就是香港惡名昭彰的雨夜屠夫林過雲。

第一名死者陳鳳蘭,被計程車司機林過雲載回土瓜灣住處樓下,他返回家中取電線,在車上將酒醉的陳鳳蘭勒死,將屍體帶回家藏客廳沙發底下,隔天將屍體脫光拍照,並用電鋸肢解,更將過程錄影下來,最後留下性器官用米酒防腐、做成標本。

第二名受害者是31歲的收銀員陳雲潔,1982年5月29日凌晨5點下班,因為大雨,因此搭乘林過雲的計程車回家,林過雲途中停車拿刀威脅,用手銬銬住陳雲潔,最後用電線勒死她;林過雲用手術刀肢解,將死者乳房、陰部完整割下,防腐做成標本,其餘部分則丟棄於銅鑼灣大坑道草叢裡,當然所有過程亦全程錄影。

第三名受害者是29歲清潔工梁秀雲,1982年6月17日凌晨4點下班,雨中搭到林過雲駕駛的計程車,不久遇害,手法還有肢解與前兩位受害者相同,但這次林過雲「更加仔細」,他將死者腹部剖開,挑出臟器放口中品嚐,曾有想吃人肉衝動的他,最後因為感到噁心而放棄。

第四名受害者是17歲學生梁惠心,1982年7月2日在尖沙咀參加謝師宴,晚上11點搭上林過雲的計程車,林過雲在法庭上說,梁惠心是與他相處最久的死者,殺害對方之前,逼她戴上手銬,兩人在計程車內交談許久,內容有關學校、前途、家庭、宗教、靈魂等,但最後林過雲還是選擇將她勒斃,然後帶回家姦屍,梁惠心是唯一被林過雲染指屍體的受害者,再進行肢解拍照錄影。

林過雲被逮捕後,自稱肢解女屍及姦屍,是因為對解剖學有興趣,根據五名精神科醫生評估,有三位認為他沒有精神病,犯案只為滿足不正常性需求,不過有專家認為他智商很高,可能會故意說謊誤導專家;但精神科醫生替他做心理、智商及記憶測驗,還有腦電波圖,顯示結果均正常。

根據林過雲在法庭上表白,殺害第一名女子時豪無犯罪感,只是被憤怒驅使,其後殺害第二、三名受害者,是因為上癮,直到第四個才開始厭倦,他曾說殺害前三名女子是替天行道,至於17歲的女學生,他卻說自己也不明白為何會下手,審判期間當問梁姓學生時,曾經數度落淚;至於為何會拍照錄影,林過雲曾說是為了留下「歷史照片」。

林過雲最終被判死刑,但香港當時已廢除死刑,1984年8月改判終身監禁,終身不得假釋。有專家曾分析林過雲,指出他是一個備受剝削的人,悽慘的童年、複雜的家庭,父親有三個太太,生母透露林過雲時常被父親毆打,成人後與家人關係疏離,但他的父親在受訪時表示,不認為自己管教過嚴,是連過雲性格太叛逆,且社會也要負起責任。

中時電子報 黃瀞儀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