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國日記否認孝嚴孝慈是親生 黃清龍懷疑經國故意說謊

前旺報社長黃清龍今日在網媒《放言》驚爆指出,《蔣經國日記》自清,「孝嚴、孝慈」不是他的兒子。不過黃清龍懷疑,是經國先生故意在日記中說謊。

黃清龍文章指出,關於蔣經國與章亞若的戀情,在許多資料和相關人等的回憶中的確是存在的。根據江西省文史資料委員會編撰的「蔣經國在贛南」一書指出,章亞若當年在贛南行政區專員公署抗日動員委員會擔任文書工作,不僅才貌出眾而且能寫、能演、也能唱,經常和同事一起走上街頭向群眾宣傳抗日。

章亞若的表現引起蔣經國的注意,曾在贛南的「正氣日報」撰文表揚她。章亞若為了爭取和蔣經國有較多的相處時間,還主動要求參加蔣經國舉辦的青團幹部訓練班,成為學員後和蔣經國朝夕相處,兩人的感情也迅速發展。「新幹班」結束後,蔣經國把章亞若安排在專員公署的秘書室工作,協助處理公務,有時還陪同到各縣市去考察。1942年章亞若已經懷孕,必須離開贛南前往桂林待產。

黃清龍認為經國日記否認孝嚴孝慈是親生,存在諸多疑點:

首先,日記特別提到王繼春「為人忠厚、生性樸素,為一最難得之幹部」,經查1943年3月王繼春逝世後,蔣經國確實感到無限傷痛,不但日記中有所記載,還曾寫過一篇文章追念他。而蔣當時雖哀痛繼春過世,但日記並未提及王留下與章女生的孿子,他「為念亡友之情」才照顧他們,卻在11年後另有此否認之記載,此為疑點一。

再者、章亞若1942年3月生下雙胞胎,蔣在一週後的日記中曾有記載:接電報知亞若已生二孿子,欣喜至極。倘「此孿子非其所出」,何須電報告知,又何來「欣喜至極」,此為疑點二。

另外,章亞若死於1942年8月,王繼春則是1943年3月7日才病逝。換言之,章亞若生產時王仍在世,倘二孿子確為王繼春所出,章生產時為何他沒在桂林陪產、而要蔣去當保人,這似乎不太合情理。且經查章生產時,蔣人是在贛南而非桂林,因此手下才會打電報告知,蔣如何成為醫院保人?此為疑點三。

據此研判,蔣1954年10月30日日記所載,不能排除撒謊的可能。那麼他為什麼要在日記撒謊呢?

中時 呂昭隆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