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國家都棄之不顧的世代 中年打工族

連國家都棄之不顧的世代 中年打工族(示意圖/達志影像)

繼下流老人、下流世代、下級國民,日本最近又出現一個新名詞_中年打工族。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的統計,過去十年來,全球青年失業率不斷上升,其中有3/4的青年從事非典型工作。日本更是早在九○年代末期,因為泡沫經濟崩壞,企業縮減人事成本,連續數年出現年輕人求職困難,不得不暫時打工謀生。然而原本「暫時」的打工卻無限延期,時至今日,這些失業潮世代的青年打工族已成了「中年打工族」。

被日本社會拋下的273萬人,經歷就業冰河期,成為中年打工族。他們和其他414萬可能作為扶養人口而未被列入統計的人們,只因為找不到一份穩定的正職工作,被迫放棄戀愛、婚姻、生育、人際關係、房產,不斷失去一切的人生,看不見夢想和希望。

台灣近年來除了青年失業率不斷增加,整體經濟環境也和日本一樣處在薪資停滯不動的貧窮循環危機。日本社會面臨的難題可能成為台灣社會未來的寫照,甚至此刻台灣也許已踏上相似的路途,而這本書將為我們帶來警醒與思索。因為在一個健全發展的社會中,沒有一個人該被拋下。

【精彩書摘】

無法逃離的非正職命運

無法成為正職員工……。

在三十五到五十四歲的人當中,以非正職員工身分工作的「中年打工族」(中年フリーター)有二百七十三萬人,相當於同世代中,十人就有一人是打工族,但這個數字不包含已婚女性。在同年齡層的非正職女性員工中,有些人不用刻意調低薪資,就符合被扶養人口的認定標準,而這些人多達四百一十四萬人,因此潛在的中年打工族其實應該更多。

身為中年打工族之一的松本拓也(四十三歲),平靜地說出自己長年以來作為非正職員工的心聲。

「到了現在這個年紀,我對雇用環境已經不再存有希望了。一想到今後我可能再也無法成為正職員工,非正職的我獨自一人在社會上載浮載沈的感覺就不斷襲來。」

拓也到目前為止做的都不是正職,而且每家公司都是黑心企業。三十多歲時他在量販店當約聘員工,月薪三十萬日圓,雖然很快就升為副店長,但每個月都要加班超過一百小時以上,最後他終於選擇了離職。

接下來拓也在餐飲業打工,一個月薪水十三萬日圓。由於拓也覺得勞動條件不合理所以跑去問公司是怎麼回事,結果竟然被開除。失業的他只能靠著政府補助去職訓班上課。

拓也並不放棄,仍然繼續找工作,終於在一家東京都內的高級超市以全職計時人員的身分開始上班。這間超市有許多分店,拓也總算得到了暫時的「安定」。目前人手不足的零售業界薪資有上漲的趨勢,而拓也的時薪是一千二百六十日圓。由於店面營業到很晚,拓也積極爭取讓自己的班表可以排到有加班費的時間,光是加班費一個月大概就有八萬日圓。雖然還要扣掉社會保險等費用,但一個月算下來仍然可以實拿二十三萬日圓。

雖說如此,但在合約還沒更新之前,拓也還是很怕公司通知他合約中止。有很多負責收銀的派遣員工「被離職」,但是他們看起來卻不生氣,可能因為他們也知道非正職被解雇是理所當然,一想到這點拓也就忍不住害怕。

「未來就算再怎麼努力,我這個年齡也很難成為正職員工了,加上存款又少,今後我該何去何從呢?」

再怎麼努力也無法脫離非正職員工的命運,社會上難以被發現的貧窮就存在於此。

(本文摘自《中年打工族》/ 時報出版)

更多精彩內容
中年打工族突增 被忽略的中年勞動問題
無力的日本中年人 不受重視的免洗世代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