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長廷就釣魚台發言 張亞中:萬分厭惡

日本擅自更動釣魚台名稱,侵犯中華民國對釣魚台的主權,外交官出身的孫文學校校長張亞中撰文表示,他對於駐日代表謝長廷以往及最近在釣魚台列嶼問題上的發言,萬分厭惡與不齒,以下為張亞中文章全文:

從中國的史冊看,釣魚台列嶼最早為中國人所發現並命名,我國在明朝就已經將釣魚台各島嶼劃入福建海防範圍。1895年1月中日甲午戰爭期間,日本乘戰勝之機以秘密文書作業方式將釣魚台列嶼編入日本版圖,也未經天皇發布敕令召告全世界,是偷偷進行,外界因而無從知悉。日本竊占的整個過程是明知「並非無主之地」卻秘密不法竊占,因而在國際法上自始無效,所謂的「先占」也根本是胡說八道。

日本後來將釣魚台列嶼納入琉球。因此,釣魚台列嶼後來隨著琉球的移轉而移轉。

1945年7月26日中、美、英三國簽署的《波茨坦公告》第八條稱:「開羅宣言之條件必將實施,而日本之主權必將限於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國及吾人所決定其他小島之內」。

這一公告的法律意涵在於,琉球群島不屬於以上四大島,因此只要做為當事國的中華民國,也就是當時的中國,不同意日本的主權可以包括釣魚台列嶼及琉球,日本的領土主權即不能包括上述地區。

1945年9月2日,日本天皇向盟軍統帥無條件投降所簽署的《日本降伏文書》中亦明白宣示接受上述的《波茨坦公告》。

1952年4月28日生效的《舊金山和約》第3條(信託統治)規定:「日本同意美國對北緯29度以南之西南群島(含琉球群島與大東群島)……等地送交聯合國信託統治制度提議。在此提案得通過之前,美國對上述地區、所屬居民與所屬海域得擁有實施行政、立法、司法之權利」。

《舊金山和約》生效,美國亦自此結束了對日本的佔領統治,使日本恢復獨立主權國家之地位。但美國基於戰略利益而與日本另行簽訂之《美日安保條約》則同時生效,使得美國仍得據此駐軍日本本土,並保留駐日美軍基地之權利。至於琉球,則係與日本分離而置於美國單獨管理之下。

1972年5月15日美國又依據《返還琉球協議》,將北緯29度以南的南琉球群島,包括釣魚台列嶼的行政權一併交給日本。

依照《舊金山和約》,美國只是受委託管理琉球,但是美國沒有按照波茨坦公告,經過中華民國同意,就自行私相授受把琉球給了日本,也沒有在琉球舉辦公投,讓琉球人民行使公投,就決定了琉球的命運。美國一直討好日本的原因,自然是冷戰因素所致,美國以領土換得日本對其扈從為代價,並照顧及跟班小弟。另一個原因,就是當時的民國政府太弱,兩岸又處於分治不能團結,美國根本不予理會。

大家都知道。1970年代初期是台北的民國政府很艱難的時刻,正面臨退出聯合國,又需要國際支持,但是這時的民國政府仍然很有氣節,沒有在原則上的問題上有任何讓步。

美國當時是支持中華民國政府留在聯合國的重要友邦,但是為了民族利益,中華民國政府仍然對美國的行為表示不滿。外交部於1971年6月11日發出的反對「琉球歸還」的新聞稿中,重申立場:「關於琉球群島:中、美、英等主要盟國曾於1943年聯合發表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日本之主權應僅限於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國以及主要同盟國所決定之其他小島。故琉球群島之未來地位,顯然應由主要同盟國予以決定。……而美國未經此項協商,將琉球交還日本,中華民國至為不滿」。

雖然表示了不滿,但是在當年10月即將來臨的聯合國席位保衛戰前,台北方面無奈,也無法做出太大的動作,不過,中華民國政府畢竟在琉球地位歸屬問題上沒有讓步。從新聞稿中可知,中華民國政府並不承認美國單方面於1972年「琉球歸還」的合法性,因此,也自然不同意釣魚台列嶼交給日本。此一見解一直持續至今而沒有改變。

但是,我們看看,今日的駐日代表謝長廷說了甚麼?他說:「…找出歷史資料,美國已經將釣魚台管領權交給日本,當年中華民國政府也沒抗議。」「當時我們跟美國、日本都有正式邦交,…當時政府可以召見美、日駐台大使傳達抗議,也可以召回大使表達抗議,為什麼都沒有?」。

這是甚麼鬼話啊?看不懂文件嗎?即使當時的中華民國需要美國,可是當時的外交部仍然有骨氣地發出不滿的抗議照會,為何謝長廷要公開地說,「當年中華民國政府也沒有抗議」的鬼話?

謝長廷更沒有知識地表示:「日本有釣魚台事實管領權」。治權來自於主權,沒有主權就不會有治權,同樣的,承認對方有管理權,也等於間接承認對方擁有主權。做為外交官,連這個基本的國際法知識都沒有嗎?

謝長廷早已被譏為「助」日代表。謝長廷不懂國際法,沒有歷史知識,處處替日本講話,羞辱自己的國家與人民,卻還經常耍嘴皮,輕藐國人的保釣、捍衛國家利益的立場。如果謝長廷只是一般民眾也罷,但他是食國家俸祿、代表國家與人民利益的外交官啊!

所謂「國賊」,即危害或出賣國家的奸人。所謂「族賊」,即危害或出賣民族利益的奸人。所謂「台賊」,即危害或出賣台灣利益的奸人。「助」日代表謝長廷集三者於一身,真是當之無愧!此人必將留名台灣史!

作者為孫文學校總校長,曾服務於外交部,派駐過奧地利維也納、德國漢堡、拉脫維亞等地。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