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眾做編劇 一齣戲有四種結局

坐在戲院裡,享受劇情步步推進的未知感是觀眾的一大樂趣,但如果結局將是由觀眾決定,又會產生什麼樣的火花?故事工廠改編熱門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推出同名全民公投版舞台劇,針對劇情裡探討的無差別殺人案議題,開放觀眾現場投票、留言,決定劇情走向,一齣戲便衍生出4套結局。

 故事工廠執行長林佳鋒表示,當初向公視提案過程中,編導黃致凱認為「這齣戲已經那麼熱門,若演一模一樣就沒意思了。」因而衍生出不同多樣化結局的構想,「電視劇中,有被害者、加害者、司法、媒體等不同象限的觀點與角度,而在論壇式劇場中,連觀眾都會有發聲的機會。」

 林佳鋒表示,每位觀眾會有兩次投票機會,選項除了是、否外,還會有不表態的選項,若觀眾多選擇不表態,那就會由劇組決定劇情走向,「比方說在進場前,讓觀眾填問卷回答是否支持死刑,我們再依大多人人共識決決定要不要把劇中的人判死刑,但在最後,若劇情真的照你投票的選項走,把人判死了,你又會不會有不一樣的想法呢?觀眾變得不只是編劇,也像是法官。」

 藉由觀眾投票機制,一齣戲也衍生出4套劇本,連帶讓團隊需花上更多心力去應對不同結局。林佳鋒表示,相較只有一種結局的戲碼,擁有4種結局讓籌備過程的時間、技術工程複雜許多。而演員所面臨的挑戰也頗為艱辛。

 在劇中飾演人權律師王赦的演員吳定謙表示,最擔心是要熟背劇中許多拗口的法律詞彙,戲劇本身已獲得廣大迴響,此時的台灣也正經歷一個思考「人權」的階段,「每當有案件宣判為死刑時,人們就會不斷地相互討論、辯證,但其實這件事情永遠沒有正確答案。」期待能將議題帶進劇場,與觀眾一起思考。

 而在劇中飾演王赦老婆「丁美媚」的演員吳怡霈,則表示當編導黃致凱安排她和吳定謙一起與人權律師見面時,聊到後面兩人都哭了,「我認為這角色其實滿兩難,劇中我的先生是一位人權律師,他必須面對棘手的案件,但是他在幫助的人,卻又不是我能認同的。」飾演角色需不斷在心裡面與正義拉扯。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