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獸神棍1/誆改運2度性侵無知女 持木雕「姐夫」作法逼喝符水

小美3年前誤信胡姓法師,今年2度遭性侵。(圖/莊沛儀攝)

宗教是人們心靈的寄託和倚靠,卻有不少「神棍」抓準現代人這種心態起了不軌之心。台南38歲的小美(化名)因為母親患有嚴重憂鬱症,不忍看到媽媽一直傷害自己,3年前在朋友介紹下,認識自稱能消災解厄的胡姓法師,豈料,幾年間不但花了超過50萬元,甚至還被胡男性侵得逞。

小美透露,「媽媽得了嚴重的憂鬱症後,每天像發瘋一樣,常常會自殘、撞牆傷害自己,有時候還會攻擊別人」,時間一久,搞到小美也有點精神錯亂,多次覺得遇到不乾淨的東西,以為自己撞邪。

就在小美心力交瘁之際,恰好有朋友介紹了在台南開設「慈善伽藍三尊王聖賢堂」的胡姓法師,小美一方面幫媽媽驅邪,自己也感覺看到不該看的東西,便每周去找胡男3次。「當時媽媽情況真的有比較好」,由於美媽持續在看醫生治療,如今回想起來,小美不禁自嘲「可能媽媽其實早在漸漸改善,只是時機點太湊巧,才讓我相信法師有這個能力吧」。

胡姓法師以按摩棒侵犯小美,誆稱是在改運。(圖/受害者提供)

3年來,小美極為信任胡男,有什麼事都會找對方商量,由於經常見面,彼此關係也宛如朋友一般。直到今年,小美隨口一問「為什麼我的運勢一直這麼不好」,讓胡男萌生歹念,提議要幫她「過氣改運」,其實是計畫向小美伸狼爪。

採訪當天,小美和本刊記者提到2次遭侵害的過程時,明顯感受到她身體在微微顫抖,她難過的回憶,「4月25日那天去他(胡男)宮廟,他先讓我喝符水、拿木雕的生殖器在我身上比畫,期間還對我噴奇怪的香水」。

小美被胡姓法師性侵後,胡男還「告誡」不能讓第三人知道。(圖/受害者提供)

小美表示「當下明顯感到神智不清,心臟也跳得很快」,胡男便強調要「一對一」,所以開著大貨車帶小美轉移到偏僻的地點後,便開始對她上下其手並脫掉小美的內外褲,除了以按摩棒等工具侵犯,更直接「提槍上陣」。

之後,胡男又食髓知味,對小美瞎掰「因為妳上次有反抗,所以效果沒有很好,否則妳會一輩子厄運纏身」,又將小美約到偏僻且骯髒的工寮逞獸慾;完事後,胡男都不忘「告誡」小美,不能對其他人說,否則會「厄運上身」。

胡姓法師擔心惡行曝光,警告小美若告訴別人將厄運纏身。(圖/受害者提供)

2次的「改運儀式」,小美沒有感覺比較好,「喝了他的符水都會產生看到鬼一樣的幻覺,連朋友也跟說我的精神看起來更加恍惚」,之後輾轉認識另一名傳統、正派的阿祿法師後,法師直接告知小美是被騙了,小美才恍然,「原來一直相信,當做朋友的人根本就是個邪師、淫師」。

由於阿祿法師本身也從事這行,看多了打著宗教名義騙財騙色的神棍,因此特別氣憤,他也鼓勵小美勇敢站出來,揭穿胡男惡行。

更多 CTWANT 報導

禽獸神棍2/性侵筆錄作10小時 被害人還被女警恐嚇

星品味/阿喜 小資淘出時髦味

★請尊重身體自主權!請撥打113、110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