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的數位遺體是否應該繼續存在

逝者的數位遺體是否應該繼續存在。(圖片來源/達志影像shutterstock提供)
逝者的數位遺體是否應該繼續存在。(圖片來源/達志影像shutterstock提供)

Hello World,自從進入網路時代,我們便不斷累積在網路上生活的痕跡;

Goodbye World,當人生走到終點,我們又該如何面對與處理這些遺留的資產?

亞倫是一個飽受網路霸凌的孩子,在他自殺之後,Facebook 上留下的紀錄卻成為爸媽與孩子最後的接觸管道:「就算再給我們一百萬年,我們也不會登出他的臉書帳號。」

面對死亡的方式有很多種,有的私密、有的注重分享,有的接受靈魂離去、有的堅信靈魂尚存。在現代的社會中,網路讓我們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去紀念(或者忘卻)已逝去的親人朋友。例如臉書「紀念帳號」的功能、有些人利用直播舉行網路葬禮。

有限的生命,永生的網路

從個人經驗與各式案例出發,臨床心理諮商師艾蓮・卡斯凱特以溫柔而機智的口吻探討心理學、社會學、法律、精神、道德和商業利益交叉的複雜地帶,亦寫下現實與虛擬中面臨意外、困境和生死的動人故事。本書為這個緊密連結的網路世代提供了面對死亡的嶄新思考。

【精彩書摘】

二○一三年二月,澳洲媒體披露一則關於少年「亞倫.哈奇克」(Allem Halkic)數位遺產的故事。二○○九年,飽受簡訊和MySpace網路霸凌多年的亞倫,從橋上縱身躍下,結束年輕生命,而隨後的審判更是澳洲首宗正式上法院審理的網路霸凌案件。亞倫死後,他的父親阿里(Ali)不時會打開兒子的衣櫃,嗅聞留在衣物上屬於亞倫的氣味;然而一段時間之後,氣味消散,這些衣物終歸也只是「塵土」(阿里如此表示)。這時,亞倫的雙親發現另一樣不會消散的痕跡:亞倫的臉書帳戶(仍處於登入狀態)。諷刺的是,這項數位人工產品竟成為亞倫雙親心中最珍貴的寶物之一,讓他們得以接觸遭網路霸凌逼上絕路的兒子。「就算再給我們一百萬年,我們也不會登出他的臉書帳號。門兒都沒有。」報導中的阿里如是說。「在他死後的第一年內,大概每天都有朋友發訊息給他,一天一則,然後頻率漸漸下降。若是沒看到新訊息,我總是失望,因為我不希望他們忘記他。」

該報導的作者強調,「往生者的社群軟體帳號繼續存在」在眾親朋好友心中的價值與意義,肯定不會有人質疑;但他錯了。這則新聞見報後過了幾個月,BBC刊出一則「巴西母親為了女兒臉書紀念帳號告上法院」的報導:讓阿里和迪娜.哈奇克滿心喜悅的同一件事,卻令胡莉安娜.坎伯斯(Juliana Campos)的母親難以承受。「這面『哭牆』只會令我更心痛。」朵樂蕾絲.培里拉.庫汀荷(Dolores Pereira Coutinho)表示。「耶誕節前一天,她的兩百多位臉友紛紛貼上他們與她的合照,回憶往事。她真的是非常有魅力、非常受歡迎的人。我為此痛哭好幾天。」剛開始,臉書採取比較中庸的方式,將紀念帳號設為僅好友看得到的狀態,然而這對庫汀荷女士而言還不夠。亞倫雙親心中最深的恐懼,竟同時也是胡莉安娜的母親最迫切的渴望:子女的臉書個人帳號永遠消失。

研究指出,對於經常使用社群媒體的人來說,社群媒體有助於撫慰傷慟;至於逝者的數位遺體是否應該繼續存在,不常使用這類平台的人,對此則抱持懷疑不安的態度─這種現象稱為「因應矛盾」(coping paradox),而且也不令人意外。同一項數位人工產品(譬如使用者死後仍繼續存在的臉書個人帳號)可能帶給不離線份子無以估量的慰藉,卻可能對數位隱士造成極嚴重的情緒苦痛。個人對「數位遺體」的體會和感受,以及讀取或親近數位遺體是否對處理悲傷有所幫助,完全取決於每個人和數位科技的關係,或再加上個人特殊經驗而定。

(本文摘自 《如何在網路時代好好說再見:從直播告別式到管理數位遺產(書末附關於數位後事的十條建議)》/貓頭鷹出版)

【作者簡介】

艾蓮・卡斯凱特 Elaine Kasket

現任職倫敦攝政大學專任講師。同時也是臨床心理諮商師、數位遺產協會哀悼組組長、英國高等教育學會資深會員。研究專長為接納與承諾療法、網路心理學。

《如何在網路時代好好說再見:從直播告別式到管理數位遺產 (書末附關於數位後事的十條建議)》/貓頭鷹出版
《如何在網路時代好好說再見:從直播告別式到管理數位遺產 (書末附關於數位後事的十條建議)》/貓頭鷹出版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