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遺產是不是真的有價值

示意圖。(圖片來源/達志影像shutterstock提供)
示意圖。(圖片來源/達志影像shutterstock提供)

從個人經驗與各式案例出發,臨床心理諮商師艾蓮・卡斯凱特以溫柔而機智的口吻探討心理學、社會學、法律、精神、道德和商業利益交叉的複雜地帶,亦寫下現實與虛擬中面臨意外、困境和生死的動人故事。本書為這個緊密連結的網路世代提供了面對死亡的嶄新思考。

【精彩書摘】

「數位資產」的概念尚處於嬰兒階段,也幾乎是全球每一位遺產規劃師、遺囑認證律師和遺囑執行人難以擺脫的障礙;就算是已盡力跟上數位時代的佼佼者,亦為之苦惱。傳統法律一套用在數位平台上,就顯得綁手綁腳,宛如笨重的鐵鍊鉛球,將大夥兒直直往下拽。以英國來說,驗證某物是否屬於可透過遺囑執行的「資產或遺產」通常具備兩道關卡:其一,該物是否具有實體(有形)?其二,是否具有價值?數位移民對「資產」或「遺產」的觀念大多如此,瓊安.貝克韋爾(Joan Bakewell)也不例外。我在貝克韋爾夫人主持的廣播節目中首度接觸這位工黨出身的男爵夫人、記者兼資深節目主持人。她曾經在BBC 節目現場對專家小組這麼說:「我必須請各位解釋一下『數位資產』這個題目到底有多重要。我是老一代的人,我對『資產』的定義,就是傢俱呀、書呀、相片呀,這類摸得到的東西。但此刻,我們討論的一切都在網路空間裡呀。」片刻之後,她又加碼提出第二道試驗:瓊安夫人使用臉書,甚至也有推特帳號,不過,對於她存放在這兩座平台上的資料或素材,夫人認為並不屬於有價資產;「我倒是有點希望這些資料會自動消失呢。」她表示。「那些東西當真屬於我這個世代嗎?⋯就我所知, 『資產』代表『價值』。」

我明白她有多懷疑數位資產的「價值」,因為製作人已先一步告訴我,瓊安夫人起初壓根不信「數位遺產」這個主題能撐完四十五分鐘;然而事後證明,僅僅四十五分鐘,根本不夠讓詹姆斯.諾里斯(James Norris)─ 英國「數位遺產協會」(Digital Legacy Association) 創始人─ 詳盡且完整列出所有數位遺產。為求簡單扼要,諾里斯將數位資產分成兩大類:第一類主要是具有金融價值的數位資料。對於這類資料,我們握有的可能只是使用權利,而非完整持有─ 譬如:透過第三方平台購得的電子書、音樂或影片「使用權」;隨著使用者亡故,這份權利也約滿失效。另一方面,原創文稿、譜寫樂曲、藝術及攝影影像等等以數位方式儲存或發行的智慧財產,其所有權較為明確,也更適用於相關法規。換言之,除非各位在遺囑中另有指示,否則這些數位遺產的控制權,將全數轉移給你最近的親屬或繼承人。聽起來還滿簡單的,是吧?

不過,若是再深入探討前述兩大範疇,你很快就會發現,這一切宛如迷宮,教人摸不著頭緒。諾里斯好像還想把情況搞得更複雜,因為在他指稱的另一類數位資產中,竟然涵蓋「涉及情感、屬於個人或私人」的資料。就個人經驗而言,這些資料有價值,亦可觸及,但若從現有法律考量,它們並不屬於資產。

(本文摘自 《如何在網路時代好好說再見:從直播告別式到管理數位遺產(書末附關於數位後事的十條建議)》/貓頭鷹出版)

【作者簡介】

艾蓮・卡斯凱特 Elaine Kasket

現任職倫敦攝政大學專任講師。同時也是臨床心理諮商師、數位遺產協會哀悼組組長、英國高等教育學會資深會員。研究專長為接納與承諾療法、網路心理學。

《如何在網路時代好好說再見:從直播告別式到管理數位遺產 (書末附關於數位後事的十條建議)》/貓頭鷹出版
《如何在網路時代好好說再見:從直播告別式到管理數位遺產 (書末附關於數位後事的十條建議)》/貓頭鷹出版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