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公教明年不調薪 全教總:台灣有個慣老闆政府

軍公教明年不調薪,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重批「台灣是有政府,一個叫做慣老闆的政府」,台灣數十年薪資停滯不前,原因列出來可能有一大串,突破盲腸的說法,其實就是「政府帶頭漠視受雇者」的結果,而教育部作為教師雇主,沒有代表教師們發言的道理。(李侑珊攝)

軍公教明年不調薪,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以下簡稱全教總)重批,「台灣是有政府,一個叫做慣老闆的政府」,台灣數十年薪資停滯不前,原因列出來可能有一大串,突破盲腸的法?其實就是「政府帶頭漠視受雇者」的結果,而教育部作為教師雇主,沒有代表教師們發言的道理。

人事行政總處建議軍公教明年不調薪,並已呈報行政院作決定,但行政院又立刻表明尚未決定。全教總認為,這種兩手策略,民進黨政府去年已經做過一次,今年又故技重施再演一次,結果就是「不見軍公教調薪資,只見官員胡說八道」而已,政府帶頭在薪資上如此操作,民間企業當然有樣學樣當個慣老闆。

全教總指出,此時此刻完全可以理解因為疫情關係,軍公教爭取調薪,時機顯然不對,因此針對薪資議題,會方過去一年多爭取的是有代表進入「軍公教員工待遇審議委員會」,爭的是透過參與會議取得本該有的發言權,政府談薪資,全國老師不需要教育部代言,「和雇主談薪資,教育部完全沒有代表老師發言的道理,教育部本身就是雇主啊!」

「可見,台灣的勞資對話不是差而已,根本是沒有」,全教總指出,軍公教的勞動身分代表一再被漠視,教師可以組工會但不能參加協商;公務人員不能組工會,只能組公務人員協會,同樣的也不能參加協商;軍人在受雇者的角色上完全不能有組織,當然就更不可能參加協商了。

全教總指出,事實上,部分民間企業,不論是透過工會或是勞資會議,還會跟員工協商薪資的調整。但是做為軍公教的雇主,政府完全不讓軍人、公務人員或教師的受雇代表進入「軍公教員工待遇審議委員會」,以致會中到底討論了那些數據?考量哪些事情?最後的決定如何?軍公教完全不知道,根本就是黑箱作業。人事行政總處竟然還敢大言不慚的說「軍公教員工待遇調整已建立制度化運作機制」,令人無法認同。

全教總點出台灣薪資停滯的原兇就是政府,台灣受雇合理薪資要改革,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要有軍公教受雇代表參加「軍公教員工待遇審議委員會」,第二步則是開放軍人及公務人員組織工會,行使受雇者的「團結」、「協商」、「爭議」勞動三權。

全教總強調,雖然防疫期間不見得適合談薪資,但是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副人事長蘇俊榮對媒體表示「並未具體討論明年是否要調薪」、「軍公教員工待遇調整已建立制度化運作機制,每年均就民間企業薪資水準、物價指數變動情形、平均每人國民所得、經濟成長率及政府財政負擔等相關因素綜合評估」,彷彿軍公教調薪早已形成制度化,並隨著民間企業薪資水準、物價指數變動情形、平均每人國民所得、經濟成長率調整一般!十足的政治空話。

全教總指出,不得不提醒,自民國88年至108年,人均GDP成長了79.72%,民間平均薪資成長了31.57%,重要民生物資指數也成長了47.7%,但公教薪水成長不到13%。而以100年至108年的數據做比較,人均GDP成長了30.17%,民間平均薪資成長了16.74%,重要民生物資指數也成長了15.75%,但公教的薪水只調過一次3%。各項數據均顯示,20年來,軍公教的薪水調漲遠遠比不上人均GDP、民間平均薪資、重要民生物資指數等和調薪密切相關的經濟數據的成長。

全教總表示,當政府以增加「政府負擔」的理由拒絕調薪,就如同惡老闆以「增加人事經營成本」而拒絕調薪的說法一樣,只是把員工當工具在使用,根本不是在考慮員工合理薪資。

全教總參照鄰近相關國家地區,如日本、韓國、香港、新加坡,公教待遇的調整完全透明化、制度化,且有公教代表參與其中,台灣有政府,政府會做事就更顯空洞。

全教總呼籲總統蔡英文,應立刻要求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重新召開「軍公教員工待遇審議委員會」,並邀請全國教師組織派出代表參與,勞動部應提出捍衛軍公教勞權的政策,至於教育部應該正式表態不適合代表教師談薪資,如此,才是真正的公開透明會做事的政府,讓軍公教信服政府的誠意,也給民間企業的可以有樣學樣。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