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版牡丹亭第400場 白先勇邀原班人馬明年回台演出

白先勇15日與作家奚淞對談,回顧文學、戲曲生涯。(郭吉銓攝)
白先勇15日與作家奚淞對談,回顧文學、戲曲生涯。(郭吉銓攝)

高齡83歲的白先勇,近年仍寫作不輟,回想大學時創辦《現代文學》,自此一步步投入文學、戲曲生涯,白先勇表示,「一生影響我最深的,一個是牡丹亭,一個是紅樓夢。」他更透露,明年《青春版牡丹亭》即將演出第400場,「我會邀原班人馬回到首演舞台,再度來到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

白先勇15日與作家奚淞對談,回顧新書《白先勇的文藝復興》中收錄的青春版牡丹亭演出照片,「2004年首演的時候,報紙用頭版頭條大做,我看了在心裡想,如果失敗了,對崑曲前途影響很大。要是弄不好,就跳海吧!沒想到在國家續劇院的首演,我上台謝幕時,感覺到觀眾的熱情彷彿都要衝上來,在心裡想:妥了!」

白先勇高度推崇《牡丹亭》,英國的文藝復興運動在四百年前,莎士比亞出現的時候達到巔峰,而戲劇佔很重要的地位,中國的崑曲則有六百年的歷史,是明清兩代最高的美學表現,大量文人、音樂家、戲劇家投入,「1596年,莎士比亞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問世,1598年,湯顯祖創作《牡丹亭》,東西兩位大劇作家,相差兩年,都寫出了最青春可愛的愛情。」

不過400年前的傳統戲曲,要如何和現代觀眾產生共鳴,讓年輕人也走進戲院?白先勇表示,「一個戲曲沒有年輕觀眾,就沒有了前途,但要喚起年輕觀眾來看,一定要跟當下的美學有共鳴,現在是21世紀的美學,不能把20世紀的美學搬過來。」《青春版牡丹亭》就在這樣的想法中誕生。

白先勇近年除了寫父親白崇禧與蔣介石的糾葛,仍在持續投入紅樓夢與崑曲的推廣,今年更是同志文學代表《孽子》出版40週年,即將二度改編舞台劇。奚淞表示,白先勇彷彿是在中華文化處於絕滅之時,火鳥重生,長出一片新的天地。

奚淞表示,白先勇童年因肺病,與兄弟姊妹隔絕,獨自孤單養病,又在7到11歲期間,歷經重慶到上海,家園、世局變化近落眼底,「當時的台北猶如文化沙漠,白先勇卻在大學時就在文化沙漠裡創辦《現代文學》。如果沒有童年那樣的經歷,就不會有這樣的白先勇。」

白先勇笑說,「知我者奚淞也」,「中華民族對自己過去那麼大的傳統,必然有一種驕傲,沒落到今天這樣的地步,我心裡面自然很惋惜。我很小的時候,就希望能在台灣,走出一條新的文學道路。」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