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末代海軍上將隱居贖罪 痛斥A級戰犯公開亮相不知恥

日本最後一位海軍上將,戰敗後隱居教英文餬口,稱是在贖罪。 (取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日本最後一位海軍上將井上成美,在日本戰敗投降後,以「痛感戰爭責任」為理由引退,住在海邊的破房子,不参加舊軍人的活動,靠教附近中學生英文為生,非常窮困。更曾經對過去的上司、A級戰犯前海軍大臣嶋田繁太郎直斥,「不知恥也有限度,那個人是能公開在外見人的嗎!」

根據前國防部副部長林中斌在臉書指出,他的一位日本朋友提供井上成美不為外界所知寶貴史料,不敢私藏,特地分享給網友。

日本最後的海軍上將井上成美,日本海軍兵學校(海軍官校)37期第一名畢業。做過駐義大利武官,歴任海軍中央和艦隊要職,包括日本海軍官校校長、海軍次官。

根據上述所分享的史料,井上非常有個性,命令不合道理的據理力争,不惜請辭或得罪長官,但他的行政能力強,講道理海軍無人講得過他。所以井上的長官對他忍耐,他的部屬對他敬畏。

井上成美精通外語(法、德、英),在米内光政第一次做海軍大臣時代,井上擔任海軍軍務局長,和米内光政、山本五十六一起反對三國軸心盟約。

1944年7月,米内光政與井上成美都認為是戰敗無法避免,必須儘快和談。井上認為就算無條件投降也必須結束戰爭,多次要求米内「動作加快」。

但米内光政罹患重病,無力面對軍部内部強硬的主戰聲浪,因此奏請天皇將井上成美生為上將,得到天皇裁可,1945年5月15日人令發布井上為上將。

為此,井上非常生氣,「敗戰還能升上將,什麼意思」,自此就没有再和米内見面,甚至在1948年米内病逝後也没有出席喪禮。

戰後,井上以「痛感戰爭責任」為理由,引退住在海邊的破房子,遠離公職,也不参加舊軍人的活動,靠教附近中學生英文為生,非常困窮。

當A級戰犯前海軍大臣嶋田繁太郎出席海上自衛隊敦睦艦隊出航祝賀會,井上成美表示憤怒,直斥「不知恥也有限度,那個人是能公開在外見人的嗎!」更在内部的戰爭反省會上,直指三個海軍大臣(吉田善吾、及川古志郎、嶋田繁太郎)對戰爭有責任。井上更強調,國家在生存目的之外使用軍隊,就是擴張主義、軍國主義、帝國主義!

另根據維基百科記載,在面對絕望的戰局,日本陸軍竟然還揚言「寧願一億人玉碎,也絕不投降」,米内光政勸井上成美升任海軍上將兼任海軍官校校長,以阻止「海軍官校的學生加入神風特攻隊」,就在井上成美升任上將後3個月,日本投降。

由於井上成美向來反戰,獲得盟軍軍事審判無罪釋放,從此隱居於橫須賀,教英語餬口,並表示「我只是個苟活的軍人,過去軍部的一意孤行曾帶給百姓無比的痛苦,對此我很慚愧,我這麼做,其實是在贖罪!」

更多精彩內容
日前首相村山富市:正視歷史才能贏得尊重
真相原來如此 已故東大校長認證 李鴻章並未貶低台灣
台灣人被改造的祖國認同

相關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