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賴梵耘爭執都先低頭 《不丹》導演聽老婆大人的

電影監製賴梵耘(左)和導演老公Pawo今日合體接受訪問。(海鵬提供)

由不丹籍導演巴沃邱寧多傑(Pawo)和妻子名劇作家賴聲川女兒賴梵耘共同催生的電影《不丹是教室》,上片至今票房已破台幣600萬,剛結束疫情隔離的Pawo,18日首度與賴梵耘連袂受訪,也大方分享夫妻一起工作遇到爭執時,自己總是先低頭的那人。

Pawo是導演、賴梵耘則擔任監製和表演指導,Pawo稱拍攝時被賴梵耘指責,都會很自負的相信自己專業,直到冷靜過後再想想,才會發現老婆大人說的都是對的,Pawo笑說:「夫妻一起工作有好有壞,我太太有參與創作跟後期製作,她了解我,知道我不足的地方,所以夫妻一起共事時要坦誠面對彼此的批評跟建議。」他還提到1句電影人的共通語言,「最難拍的就是小孩跟動物」,《不丹》兩者都拍了,他自認幸運,拍攝時小孩跟動物都很配合。

Pawo(右)為妻賴梵耘慶生,也慶祝票房告捷。(海鵬提供)

Pawo也聊到自己於隔離期間在飯店看了很多電影,自曝最景仰是枝裕和,看了他執導有關遺棄兒議題的電影《無人知曉》,自曝下個作品也會拍攝不丹的孤兒,Pawo解釋:「不丹的婚姻制度很寬鬆,對不丹人來說,兩個人依法有婚姻是很新的概念,也因為這樣就有孤兒的問題產生,我想拍這些孤兒,這些事正在不丹發生。」

隔離是這輩子可以看電影、休息最久的1次,看電影的時候對下1部的計畫有一些發想,我很景仰是枝裕和,有看無人之城,下一步的劇本是關於孤兒。下部片也會在不丹拍,不丹的婚姻制度很寬鬆,對不丹來說,兩個人依法有婚姻是很新的概念,也因為這樣,有孤兒產生,我想拍這些孤兒,正在不丹發生的事情。

相關文章

分享